关于植物中文名修订之我见

[ 5351 查看 / 12 回复 ]

事物的名称,起源于人们交流的需要,主要是非现场交流的需要。现场交流,名称不是必需的,说话者可以用手、用细棒直接指示,比如“请你把这个往右挪2米”,配以说话者的手势,听者立刻就明白说话者口中的“这个”指的是什么物体。

植物的名称,和人名、器物名一样,本质上就是一个代词。借助这个名称,在实物和名称之间建立一种固定的指代关系,使非现场的听者(或读者)明白说话者(或写作者)在说(或写)什么,这才使非现场交流成为可能。

植物名可以用各式各样的文字来表示。同一植物,咱中国人自然用中文命名,中文名之外还有英文名、法文名、俄文名、德文名、西班牙文名、阿拉伯文名等等。即使是中文名,不同地域的人们也有不同的叫法,比如番薯、红薯、地瓜、红苕等等,实际指的都是同一物。

因为同一植物有N多的名称,或同一名称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域却指向不同植物,为便于交流,避免歧义,植物学界规定以拉丁文双名法命名的学名,简称学名或拉丁名,作为国际公认的植物标准名称。

相对于学名,所有的中文名、英文名、法文名、俄文名、德文名、西班牙文名、阿拉伯文名……都只是习用名而已,区别只在于使用人群多寡和流行地域幅员之大小。

这些本来都是常识,学习过生物基础知识的中学生都知道。
最后编辑jianghong 最后编辑于 2011-03-06 10:49:40
分享 转发
TOP

为什么要说起这些呢?

因为我在整理植物照片、查证植物资料、与专业人士交流的过程中,屡屡碰到植物中文名不规范所产生的困惑与麻烦。

举个例子,马铃薯,引入中国数百年了,南北各地广为种植,是餐桌上的常见食品,拎着菜篮子的家庭主妇们都很熟悉。有一天我想查查它的准确学名,在《中国植物志》里居然检索不到它。后来请教专业人士,有人告诉我,它的学名叫Solanum tuberosum,它的中文名,在《中国植物志》里不叫马铃薯,而是“阳芋”。难怪我查“马铃薯”找不到它。

我无意贬损《中国植物志》。恰恰相反,我认为,《中国植物志》共80卷126册,编写历时35年(1959-2004)、体现了中国最优秀的植物学家的集体智慧和科研成果,其权威性目前还没有任何其他资料可以超过,辅之以相关地方植物志,一直是学习植物最有用的工具书。在同物异名情况下,以植物志记载的中文名为准,相对来说是最为可靠的选择。

但是,《中国植物志》以及一些地方植物志,由于编纂时间较长,参与人员较多,在植物中文名的命名上,并不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刚才所举就是一例。

有不少学者也看到了植物志中存在的这些问题,提出了对植物中文名的修订要求,有的还写了洋洋数万言的专业论文。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不主张修订,主要理由是传统文化的传承,不能随便改名。

我个人赞同修订;后一种意见,我认为站不住脚。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当然要传承,但传统文化也是在不断更新发展的,如同长江黄河,滔滔江河奔腾入海,古今皆然,但今日之流水,已非古时之水也。若不让江河流动,必然成为臭水一潭,长江黄河还能成为我中华民族今日之母亲河么?古之甲骨文、钟鼎文,固然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今之楷书乃至印刷体,同样也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如果坚守甲骨文、钟鼎文才算传承民族文化,那就不会有后来的隶书、楷书乃至印刷汉字。所以,我认为,传统文化需要传承,但对传统文化要作发展演替的动态理解,若不与时俱进,那只能成为古墓僵尸,离消亡就不远了。
最后编辑jianghong 最后编辑于 2011-03-06 10:49:00
TOP

植物中文名的修订工作迟早都是要做的,虽然未必是在当下。但“不能随便改名”说得没错,改乱了,不如不改。改,就要遵循一些基本原则,这样才会越改越完善。以我之浅见,下列原则应当得到遵循:

1、大稳定,小调整。改名要慎重,有错的要改,明显不合理的要改,可改可不改的就从旧不改。这既是尊重前人,也是照顾习惯,避免引起无谓的混乱。

2、选用约定俗成、使用最广泛的名称。例如Solanum tuberosum被广泛称作马铃薯,也有叫土豆的,还有叫洋芋的,但无论是专家层面,还是社会公众,多年来几乎没什么人使用“阳芋”这个名称,说明“阳芋”与实物之间的指代关系建立失败。所以,Solanum tuberosum的正式中文名,还是叫“马铃薯”为好,这样改,无论学术检索还是日常交流都会方便得多。至于土豆、洋芋等其他中文名可作异名或别名予以保留,以利检索或某些局部场合交流。

3、选用更准确贴切的名称。例如Albizia kalkora,在《中国植物志》里叫作山槐,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槐属植物,而实际上它是合欢属植物,更贴切且也很常用的叫法是“山合欢”,所以建议以“山合欢”为正式中文名,其他中文名可作异名或别名予以保留。

4、避免重名。这容易理解。重名,就意味着名与物的指代关系不是一一对应,而是一对二或一对多,这种同名异物现象的存在,易产生歧义,使交流变得困难。例如《浙江植物志》里豆科的Crotalaria sessiliflora,中文名叫作“野百合”,与百合科的Lilium brownii发生重名,因为后者的中文名也叫“野百合”。在《中国植物志》里,Crotalaria sessiliflora被称作“紫花野百合”,这就避免了与Lilium brownii的重名。我认为,《中国植物志》对Crotalaria sessiliflora的处理较为妥当,《浙江植物志》这样处理不合适,应作修改。

5、废除过于冷僻的汉字名。例如,在《中国植物志》和《浙江植物志》中,Campylotropis macrocarpa的中文名写作“[艹/杭]子梢”,也就是说,第一个字,在“杭”的上方还要加一个草字头,读音同“杭”。这是一个近于死亡的冷僻字,不仅2000年发布的GB18030新国标电脑字库没有收录,很多中小型汉语字典也查不到,几乎没有什么人使用。从植物名来说,加个草头不见得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反而难读、难写、难检索,造成交流的不便。这个字,不如去掉草字头,把植物中文名干脆改为“杭子梢”,交流会方便得多。有人说,电脑字库可以扩充,字典也可以增加条目,保留[艹/杭]更好,那是传统文化的传承。我不赞成这种观点。电脑字库和字典当然可以扩充,但扩充到什么程度才是尽头?需要付出多大的社会成本?近于死亡的这类汉字,保留着,又有多少实用价值?蕴含着什么样的传统文化?是不是废除这些没人使用的汉字,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断裂了?
最后编辑jianghong 最后编辑于 2011-03-07 06:39:46
TOP

蒋老师说得很好。中文名的拟定和修订,跟翻译一样,在实用的基础上还得追求“信”、“达”、“雅”三个目标。CFH上已经对一些名字做了调整,例如“马铃薯”之于“阳芋”,“山合欢”之于“山槐”,等等。CFH已收录大量别名,也可以用于查询:
http://www.cfh.ac.cn/Spdb/spsearch.aspx
大家觉得有哪些不合适的名字都可以在本版提出来进行讨论。
TOP

有很多地方的名稱雖然錯誤 但是在當地指的卻是確定的植物, 在群裡聊天的時候層經就碰上過俗名一樣 問了下原來是老鄉.
俗名或許就和方言一樣 很難改變的吧.
我這裡叫馬鈴薯 土豆和陽芋的人差不多一樣多,我沒聽到過有叫馬鈴薯的.
我覺得還是儘量能記錄這些俗名為好.
TOP

CFH已尽量收录各种中文别名。下一步会考虑给每个别名增加相关信息编辑功能,可以编辑每个名称的由来、释义、常用地区等等信息。
TOP

《中国植物志》记载的香花崖豆藤(Millettia dielsiana),不知为何在CFH中改名为“香花鸡血藤”。诚然,崖豆藤,也有好多人习惯称为鸡血藤。这没关系。但既然《中国植物志》把这个属定名为崖豆藤属,那么,属内各种的正式名称,还是叫某某崖豆藤为好,鸡血藤作为异名保留就是了。

CFH把阳芋改为马铃薯、把山槐改作山合欢,这些改动,我以为是必要的。

但是崖豆藤与鸡血藤之例,我以为,可改可不改,还是不改为好。改名,我还是主张大稳定、小调整原则,也就是谨慎原则。

类似这种情况,不止“香花崖豆藤”改称“香花鸡血藤”一例。
TOP

“香花鸡血藤”的中文名来自Flora of China,拉丁名是Callerya dielsiana:
http://www.efloras.org/browse.as ... allerya%20dielsiana
原来植物志上的香花崖豆藤(Millettia dielsiana)在Flora of China里做为灰毛鸡血藤(Callerya cinerea)的异名处理:
http://www.efloras.org/florataxo ... &taxon_id=250094168
因此,香花鸡血藤(Callerya dielsiana)似乎跟香花崖豆藤(Millettia dielsiana)没什么直接的物种上的关系,但它们的种加词却是相同的,令人生疑,希望将来能咨询专家做一些解释。如果确是不同的种,目前的中文名还是可以接受的。

CFH的名称数据来自各种现有资料的汇总取舍。在取舍时,Flora of China比《中国植物志》优先采用。但Flora of China 中有许多中文名拟得不很合适,欢迎大家具体地提出来,如有必要就修改之。
TOP

越快越好。
TOP

我主张大改,就像繁体字改简化字那样。一次改革,永久获益。
对当前的植物工作者是会有很多麻烦,甚至可以说是付出牺牲,但如果考虑今后的发展,这种牺牲是伟大了。
TOP

中文名的使用是大家的习惯问题,你不能强迫别人大量改用你拟的名字。这跟中文字的简化不一样。后者有官方强力去推动。
TOP

回复 11# arisaema 的帖子

每个名字都是学来的,如果最初学来的就是标准的名字,大家就习惯了。
如果电视、报纸、网络、电台、教师和有文化的人都用标准的名字,小孩子也就习惯了,他们长大后就会叫他们的孩子用标准的名字。
还有一点是现实,很多野生植物,真的没多少人认识。植物工作者是可以起到很大的引导作用的。
TOP

haoga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