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夙:《中国植物志》植物中文正名的订正和读音的统一

[ 11379 查看 / 2 回复 ]

《中国植物志》植物中文正名的订正和读音的统一
此文转自普兰塔论坛,作者滇南风吹楠帖(刘夙)
http://www.planta.cn/forum/viewtopic.php?t=1500

引 言

  共80卷126册的《中国植物志》(以下简称《植物志》),历时35年,终于在2004年10月全部出版完成。它是迄今为止是目前世界上篇幅最大的植物志,也是关于中国维管束植物的最为完整的志书。
  《植物志》给中国的3万多种维管束植物都赋予了中文名,这对于中国的科技术语研究来说,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植物志》所收载植物的中文正名(区别于中文别名,以下简称“别名”)可以看成是目前最好的植物中文名称的规范,迄今还没有另一套植物中文名系统的合理性能够超过《植物志》的系统。
  不过,也应指出,由于编纂时间较长,参与人员较多,《植物志》中的植物中文名正名还存在少数问题,可以分为三类:(1)个别类群重名;(2)种下等级命名法不统一;(3)部分名称有不符合现代汉语规范的异体字和别字。为了方便科研人员和社会各届人士使用《植物志》,为了方便《植物志》的数字化,特别是为了促进植物中文名的规范化、使之符合现代汉语的规范,有必要对这些问题进行订正。同时,基于同样的要求,《植物志》中的植物中文名正名的读音也有必要统一,建立规范。
  笔者一直对《植物志》植物中文正名的整理工作抱有兴趣。在帮助中国科学院植物所网络中心建设数据库的过程中,有幸得以利用他们录入的《植物志》植物名录数据库,对这项工作进行初步尝试。本文就是这些初步工作的总结。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植物中文正名的拟名权,最终应归于各个类群的分类学研究者,这是植物分类学界普遍赞同的做法;同时,保持植物中文正名的稳定性,也是植物中文名拟定的最高原则之一。因此,笔者在下文中所做的植物中文正名的订正,属于一种“消极性”订正,即仅在某一名称存在上述三类问题中的某一类或某几类、非订正不可时,才进行订正,否则就不做任何更动,即使这一名称在别的方面仍存在不妥之处。例如,茄科植物Solanum tuberosum的最通用的中文名是“马铃薯”,但《植物志》茄科作者基于其他考虑,选用了“阳芋”作为这一植物的中文正名,虽然笔者觉得不尽合理,但“阳芋”这一名称本身并不存在重名、异体字或别字的问题,所以笔者未做任何订正。又如“义妹”网站(http://www.emay.com.cn/)上一位网友向笔者指出,中药“防己”的“己”字本作“巳”,巳在此指蛇,“防巳”是指该药可以做蛇药,写成“防己”则不通;但笔者基于上述原因,也未对这一名称做修改。
  以下如不另加说明,凡称“植物中文名”,均指《植物志》的植物中文正名。由于科、属、种是国际植物命名法规(以下简称ICBN)规定的分类群的主要等级,同时也限于笔者精力,下文仅对《植物志》中科、属、种(含种下等级)的中文正名做了订正和读音的统一,而暂未涉及其他等级如族、组、系等的中文正名。

一、改重名

  分类的内在要求之一,是使各个类群名称不相重复,即一个名称只能对应一个类群(但反过来则不一定成立,一个类群也可能对应多个名称),以使类群名称能够真正成为类群的标识,不致引起混乱。ICBN制订了十分严格的规则,以保证类群的学名不相重复,但中文名作为类群的“俗名”,因为没有类似的严格规则的限制,其中一名多物的现象是很普遍的。若要避免引起混乱,便于应用,就必须对“一名多物”进行彻底的整理清除。
  因为在编纂时特别注意到了这点,《植物志》中的重名现象是很少的,即使是种和原种下等级,虽然基本名称相同,但后者仍要通过括注“原亚种”“原变种”等字样和前者区别(虽然有个别科属在编纂时未遵循这一命名格式)。经过整理,《植物志》中有重名69对,其中4对为属名相重,即扁穗草属Blysmus和Brylkinia,钩毛草属Pseudechinolaena和Kelloggia,球菊属Epaltes和Bolocephalus,虾子草属Mimulicalyx和Nechamandra,其余为种名(含种下等级名)相重。因为在上述4对相重的属名中,有3对也导致了相应的种名相重(如扁穗草属的重名导致了Blysmus compressus和Brylkinia caudata也重名,均叫“扁穗草”),所以真正的重名只有66对。
  马其云在其编著的《中国蕨类植物与种子植物名称总汇》(以下简称《总汇》)一书的“前言与使用说明”中,对重名类群的处理提出了三个原则:(1)与科属名称相关的名称优先保留;(2)应用广泛或重要书刊上的名称优先保留;(3)名称应用时间长的优先保留。对于不保留原名的类群的改名,马其云也提出三个原则:(1)从原有异名中选一个尚未被其他植物应用的名称为正名;(2)新拟名称,以属名为基础,冠以种加词、植物形态特征加词或出产地名加词等组成新名称;(3)种类较多的大属,种下分类群若改名,需在原种名前加上述有关各类加词,构成新名称。按照上述原则,马其云在该书的正文中对一部分重名做了订正(但遗憾的是,另一部分则仍未订正)。
  笔者基本同意马其云总结的上述原则,但认为对其中某些原则不能过分拘泥,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灵活解决。下面就对《植物志》66对重名的问题,进行逐一探讨(按原名的音序排列)。
(1)白藤:
  Calamus tetradactylus(棕榈科)与Porana decora(旋花科)重名。马其云已指出,对后者来说,“白藤”只是云南的地方土名,而《中国高等植物图鉴》(以下简称《图鉴》)已将此名用于前者。此外,尽管《植物志》在前者名下列了别名“鸡藤”(后者未列别名),但前者的分布远较后者为广,而且有经济价值(可供编织藤器),且《植物志》棕榈科一卷出版年代较旋花科一卷早,故笔者同意马其云为后者新拟中文名“白飞蛾藤”。
(2)扁果薹草:
  Carex urelytra和C. caucasica subsp. jisaburo-ohwiana(均为莎草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且《植物志》已列出别名“大井扁果薹”(出自《台湾植物志》),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按大陆的习惯改为“大井扁果薹草”(同属另有一个种下等级异型菱果薹C. grallatoria subsp. heteroclita,也是台湾名,宜按大陆的习惯改为“异型菱果薹草”)。
(3)扁穗草:
  Blysmus compressus(莎草科)和Brylkinia caudata(禾本科)重名,同时Blysmus和Brylkinia二属也重名。该莎草科植物的分布较禾本科植物为广,且《植物志》莎草科一卷编成较早,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新拟“扁穗茅”,属名拟为“扁穗茅属”,因其在《植物志》系统中前后的几个属多有“茅”字(如羊茅属、鼠茅属、鸭茅属、碱茅属等),而该属植物(仅1种)也具长芒,符合“茅”字的涵义。
(4)扁桃:
  Amygdalus communis(蔷薇科)和Mangifera persiciformis(漆树科)重名。前者是重要经济植物,种仁为重要干果,而“扁桃”做为前者的中文名,已经广泛使用,且用以命名了其所属的组Amygdalus Sect. Amygdalus。后者虽然也有一定的经济价值(果可食,为良好的庭园和行道绿化树种),但知名度远不如前者。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从《植物志》所列三个别名中,选择“天桃木”作为新的正名(另两个“唛咖”和“酸果”,一为壮语,另一名称涵义太宽泛,均不如天桃木合适)。
(5)长苞灯心草:
  Juncus leucomelas和J. brachyspathus(均为灯心草科)重名。后者在《植物志》中仅为一存疑种,且其种加词意为“短苞”而非长苞,故将后者改为“短苞灯心草”。
(6)长柄线蕨:
  Colysis elliptica var. longipes和C. pedunculata(均为水龙骨科)重名。前者虽为种下等级,但其原变种中文名即为“线蕨”,且“长柄”正是其变种加词longipes的直译,而pedunculata的直译是“具柄的”,没有“长”的含义,故前者保留原名。但马其云将后者中文名改为“长梗线蕨”,并不合适。从字义上讲,“柄”和“梗”并没有区别,因此不如拟为“具柄线蕨”,取其种加词直译即可。
(7)长梗薹草:
  Carex glossostigma和C. fulvo-rubescens subsp. longistipes(均为莎草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改名为“长梗扁果薹草”。
(8)长果驼蹄瓣:
  Zygophyllum fabago subsp. dolichocarpum和Z. jaxarticum(均为蒺藜科)重名。前者虽为种下等级,但其原变种中文名即为“驼蹄瓣”,且“长果”正是其亚种加词dolichocarpium的直译,而jaxarticum是地名,与“长果”字义无关,故前者保留原名。但马其云根据《植物志》所列别名将后者中文名改为“长果霸王”,并不合适。霸王是同科另一个属的中文名,“长果霸王”容易使人误以为按《植物志》的系统,该植物属于霸王属,因此不如新拟“镰果驼蹄瓣”,因其果镰形弯曲,是一特征。
(9)长轴杜鹃:
  Rhododendron longistylum和Rh. ramsdenianum(均为杜鹃花科)重名。前者的种加词longistylum直译正是“长轴”,且该类群还有一个变种,名为“平卧长轴杜鹃”,而后者的种加词是人名,故保留前者原名。马其云改后者为“阮氏杜鹃”,可以采纳。
(10)川南野丁香:
  Leptodermis handeliana和L. limprichtii(均为茜草科)重名。二者都是狭域特有植物,前者分布于四川盐源,后者分布于四川天全。从实际地理位置上看,盐源位于川南,而天全位于川西而非川南,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按马其云,径称“天全野丁香”。
(11)大果杜鹃:
  Rhododendron sinonuttallii和Rh. glanduliferum(均为杜鹃花科)重名。马其云将前者改为“中国木兰杜鹃”,因其种加词sinonuttallii系由sino-(中国的)和nuttallii合成,而后者是木兰杜鹃Rh. nuttallii的种加词,虽然很合理,但全名达六字,似嫌冗长。考虑到《图鉴》已将大果杜鹃作为前者的中文名,故前者应保留原名,后者新拟“具腺杜鹃”,为其种加词glanduliferum的直译。
(12)大花杜鹃:
  Rhododendron megalanthum和Rh. lindleyi(均为杜鹃花科)重名。前者的种加词megalanthum直译即为“大花”,故保留原名。马其云改后者为“林氏杜鹃”,可以采纳。
(13)淡黄杜鹃:
  Rhododendron flavidum和Rh. flavoflorum(均为杜鹃花科)重名。前者分布略广,且有种下等级,其种加词flavidum直译即为“淡黄”,而后者分布十分局限,种加词flavoflorum的直译是“淡黄花”,故前者应保留原名,后者新拟“淡黄花杜鹃”。马其云把前者改名为“川西淡黄杜鹃”是不太妥当的。
(14)地锦:
  Parthenocissus tricuspidata(葡萄科)和Euphorbia humifusa(大戟科)重名。前者的别名“爬山虎”广为人知,已成通称,因此对于这对重名来说,本以改前者为宜。但《植物志》葡萄科作者鉴于“地锦”见于《本草纲目》,为已知该植物最早名称,而选定此名作为其中文正名,且将其所在属Parthenocissus的中文名也定名为“地锦属”,同属其他植物也均以“地锦”为名,已不便更动,故只好将后者改名为“地锦草”。
(15)短苞薹草:
  Carex paxii和C. rubro-brunnea var. brevibract(均为莎草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改后者为“短苞大理薹草”。
(16)对节刺:
  Horaninowia ulicina(藜科)和Sageratia pycnophylla(鼠李科)重名。前者所在属Horaninowia亦以“对节刺”为名,故保留原名。马其云按《植物志》所记别名,改后者为“铁勒鞭棵棵”,这一土名既难记,又难以看出该植物所属的类群,故不取,新拟“对刺雀梅藤”,以表明该植物为雀梅藤属植物。
(17)风车草:
  Cyperus alternfolius subsp. flabelliformis(莎草科)和Clinopodium urticifolium(唇形科)重名。《植物志》第67卷1分册上已经将后者更名为“麻叶风轮菜”。
(18)高山薹草:
  Carex pseudo-supina和C. infuscata var. gracilenta(均为莎草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改名为“高山淡色薹草”。
(19)钩毛草属:
  Pseudechinolaena(禾本科)和Kelloggia(茜草科)二属重名。但因这二属在我国各只有1种,Pseudechinolaena的Ps. Polystachya中名“钩毛草”,Kelloggia的K. chinensis中名“云南钩毛草”,所以这一对属名重名未导致相应的种名重名。因《植物志》禾本科钩毛草属的编纂早于茜草科,且Kelloggia另有更准确的“钩毛果属”的中文名,故Pseudechinolaena保留原名,Kelloggia改为“钩毛果属”,K. chinensis的中文名最好也改为“云南钩毛果”,以求与属名对应。
(20)光萼蓝钟花:
  Cyananthus leiocalyx和C. hookeri var. levicalyx(均为桔梗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且该变种实际上茎、萼均光滑无毛,并非只有萼光滑无毛,所以虽然种加词levicalyx是“光萼”之意,但并不准确,故保留前者原名,后者按马其云,改为“光蓝钟花”。
(21)光柱杜鹃:
  Rhododendron tanastylum和Rh. flavidum var. psilostylum(均为杜鹃花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改名为“光柱淡黄杜鹃”。
(22)海仙花:
  Weigela coraeensis(忍冬科)和Primula poissonii(报春花科)重名。前者在《植物志》上虽未正式立目,但现已成为广泛栽培的园艺花木,故保留原名,后者改用《图鉴》用过的“海仙报春”一名。
(23)红葱:
  Eleutherine plicata(鸢尾科)和Allium cepa var. proliferum(百合科)重名。前者所在属Eleutherine亦名“红葱属”,故保留原名,而将后者按《植物志》所载异名改名为“楼子葱”。实际上,因为后者伞形花序具大量珠芽,常常珠芽在花序上就发出幼叶,所以“楼子葱”一名本也比“红葱”更形象。
(24)红根草:
  Salvia prionitis(唇形科)和Lysimachia fortunei(报春花科)重名。由于《植物志》唇形科出版时间远早于报春花科,故前者保留原名。马其云按中药材名称改后者为“星宿菜”,这一名称可以和同属近缘的另两种多育星宿菜L. prolifera、矮星宿菜L. pumila相呼应,甚合适。
(25)虎尾草:
  Chloris virgata(禾本科)和Lysimachia barystachys(报春花科)重名。前者所在属Chloris亦名“虎尾草属”,故保留原名。后者本有“狼尾花”这一个广泛使用的名称,理应采纳。马其云改为“虎尾花”,此名不见于《植物志》,不知出自何处,不妥。
(26)黄兰:
  Cephalantheropsis gracilis(兰科)和Michelia champaca(木兰科)重名。前者所在属Cephalantheropsis亦名“黄兰属”,故保留原名。对于后者,《植物志》记载了“黄玉兰”和“黄缅桂”两个中文异名,笔者认为均不合适。该植物属于含笑属,而非木兰属,“黄玉兰”一名有误导之嫌;“缅桂”本是同属植物白兰(M. alba)的中文异名,既然《植物志》选用了白兰而非缅桂作为该种中文名,M. champaca若再叫“黄缅桂”,就在同属植物中文名中找不到呼应,显得突兀。考虑到白兰一名白兰花,笔者建议新拟“黄兰花”作为M. champaca的中文名。
(27)黄钟花:
  Stenolobium stans(紫葳科)和Cyananthus flavus(桔梗科)重名。前者在《植物志》中虽然没有正式立目,仅在外来栽培植物检索表中出现。但是,因为该植物所在的Stenolobium属我国仅引种1种,其中文名很容易被类推为“黄钟花属”,而同名桔梗科植物的分布十分局限,目前尚不知有何经济价值;且桔梗科植物的“黄钟花”一名系仿其属名“蓝钟花”而来,同属另有一种开白色花的植物C. montanus,又被叫做“白钟花”,只为了名副其实,就把这几个简洁明快的中文名同时用于一个属内的植物,无疑是很不经济的(而实际上,在颜色上名不副实的中文名是很多的,如紫茉莉的花就不都是紫色的,紫薇属的许多种更是从不开紫色花,却仍以“紫薇”为名)。故而,前者宜保留原名,后者按马其云改名为“丽江黄钟花”。
(28)火焰草:
  Castilleja pallida(玄参科)和Sedum stellariifolium(景天科)重名。前者所在属亦名“火焰草属”,故保留原名。马其云改后者为“繁缕叶景天”,虽然更准确(其种加词stellariifolium意即“叶似繁缕的”),但另有“繁缕景天”一名使用更广,也较为简洁,宜采用。
(29)鸡爪草:
  Calathodes oxycarpa(毛茛科)和Orinus anomala(禾本科)重名。前者所在属Calathodes已经叫做“鸡爪草属”,故后者应改名。马其云拟为“四川固沙草”,很合适。
(30)节节草:
  Equisetum ramosissimum(木贼科)和Commelina diffusa(鸭跖草科)重名。马其云改前者为土木贼,后者保留节节草的原名,不妥。后者虽然在热带地区广布,但在我国分布很有限,而前者的分布则遍及全国,知名度较高。今保留前者的原名,后者改名竹节菜,为《植物志》记载的别名之一。
(31)金凤花:
  Impatiens cyathiflora(凤仙花科)和Caesalpinia pulcherrima(豆科)重名。《植物志》中前者未记别名,而后者记有三个别名,其中“洋金凤”且为广州地区通称。该植物非我国原产,名为“洋”甚当,故今从马其云,改后者为“洋金凤”。
(32)金线草:
  Antenoron filiforme(蓼科)和Rubia membranacea(茜草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经叫“金线草属”,所以应保留原名。后者改名为“金线茜草”,因其为茜草属植物。
(33)蜡烛果:
  Aegiceras corniculatum(紫金牛科)和Parmentiera cerifera(紫葳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经叫“蜡烛果属”,且是我国原产,所以应保留原名。后者为一引种栽培植物,新拟“蜡烛木”,其所在属Parmentiera可以拟名为“蜡烛木属”。马其云分别拟名为“桐花树”和“桐花树属”,实际上“桐花树”是前一种紫金牛科植物的别名,故不妥。
(34)狼毒:
  Stellera chamaejasme(瑞香科)和Euphorbia fischeriana(大戟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经叫“狼毒属”,故保留原名。后者已有“狼毒大戟”这一广泛使用的名称,理宜采之。
(35)林芝杜鹃:
  Rhododendron nyingchiense和Rh. tanastylum var. lingzhiense(均为杜鹃花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保留前者原名。后者改为“红点杜鹃”,为《植物志》所记别名。
(36)龙头竹:
  Bambusa vulgaris和Fargesia dracocephala(均为禾本科)重名。后者的种加词dracocephala直译虽正是“龙头”,而且有一定的经济价值(在产区为大熊猫的主要采食竹种),但前者的两个栽培品种经济价值更大(均为南方常见观赏竹种)。而且《植物志》虽然在前者名下记了一个“泰山竹”的别名,但该竹绝不产于泰山,名不副实。故笔者不能苟同马其云将前者改名为“泰山竹”的做法。今为后者新拟“龙头箭竹”,以表明它是箭竹属植物。
(37)毛序棘豆:
  Oxytropis trichosphaera和O. trichophora(均为豆科)重名。“毛序”是前者种加词的直译,故前者保留原名。马其云为后者新拟“毛状棘豆”,不妥。后者种加词trichophora中的phora不是“……状的”,而是“具……的”之意,且“毛状”于语义也不通。故此处新拟“具毛棘豆”。
(38)帕米尔棘豆:
  Oxytropis gorbunovii和O. poncinsii(均为豆科)重名。这二名的种加词俱为人名,且原均无中文名,均为《植物志》棘豆属作者所拟。马其云将前者改名为“中亚棘豆”,因《植物志》上记载前者的分布是“中亚(准噶尔阿拉套、天山、帕米尔-阿赖)也有分布”。实际上,从这一记载的括注来看,该种在中亚的分布其实很有限;而后者的国外分布,《植物志》记载为“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而这正是中亚全部五个国家的名字,所以把后者拟名为“中亚棘豆”更合适。
(39)球菊:
  Epaltes australis和Bolocephalus saussureoides(均为菊科)重名,同时Epaltes和Bolocephalus二属也重名。前一属我国有2种,E. australis这一种又广布于我国南方热带地区,后者则为仅局限于我国西藏的单型属,故前者保留原名。马其云改后一种中文名为“毬菊”,实际上“毬”就是“球”的异体字,实际等于未改,而且按简化字规范也不应使用异体字,故不能采用。应俊生、张玉龙所著《中国种子植物特有属》一书上已为后一属新拟“丝苞菊属”,宜采纳。
(40)三蕊草:
  Sinochasea trigyna(禾本科)和Sonerila tenera(野牡丹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名为“三蕊草属”,故保留原名。后者在《云南植物志》上叫“短药地胆”,马其云据此改之,甚合适。
(41)山慈姑(菇):
  Iphigenia indica(百合科)和Asarum sagittarioides(马兜铃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名为“山慈姑(菇)属”,故保留原名。后者在《图鉴》上叫“岩慈菇”,理应改为此名,但应该正字为“岩慈姑”(详见下文第三节“正字”中“别字的订正”一段)。
(42)山桂花:
  Bennettiodendron leprosipes(大风子科)和Osmanthus delavayi(木犀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经叫“山桂花属”,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植物志》记有一个别名“管花木犀”(出自《云南种子植物名录》),宜采用,但要改“犀”为“樨”(详见下文第三节“正字”中“异体字的订正”一段)。
(43)珊瑚花:
  Cyrtanthera carnea(爵床科)和Jatropha multidifa(大戟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经叫“珊瑚花属”,故前者保留原名。经在网上检索,后者又有“红珊瑚”的别名,今采以为新拟名。
(44)水柳:
  Homonoia riparia(大戟科)和Salix warburgii(杨柳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经叫“水柳属”,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为台湾地方名,该种植物也是台湾特产,故新拟“台湾水柳”。
(45)太白杜鹃:
  Rhododendron taibaiense和Rh. purdomii(均为杜鹃花科)重名。马其云改前者为“太白山杜鹃”,只是多加了一个“山”字,实际等于未改名,故不妥。经查二者的分布,前者为太白山特有,后者则“产陕西西南部和东南部、甘肃南部和河南西部”,这几乎已经等于整个秦岭的范围,故新拟“秦岭杜鹃”。
(46)铁马鞭:
  Lespedeza pilosa(豆科)和Rhamnus aurea(鼠李科)重名。二者均为地方土名,但前者所在属中尚有一种L. fasciculiflora名为“束花铁马鞭”,二名相互呼应,故宜按马其云,保留前者原名,而为后者新拟“云南鼠李”之名,以表明它是鼠李属植物。
(47)蜈蚣草:
  Eremochloa ciliaris(禾本科)和Pteris vittata(凤尾蕨科)重名。前者所在属亦名“蜈蚣草属”,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新拟“蜈蚣凤尾蕨”,以表明它是凤尾蕨属植物。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蜈蚣草”作为后者的中文名已经广为人知,因此这里虽然按照“与科属名称相关的名称优先保留”的原则将后者改名,但将来若保留后者“蜈蚣草”之名,而将前者和前者所在属更名,可能更合理一些。
(48)喜马拉雅薹草:
  Carex nivalis和C. himalaica(均为莎草科)重名。后者的种加词虽然就是“喜马拉雅”之意,但在《植物志》上仅为一存疑种而未正式立目,相反,前者是正式立目的,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改名“东喜马拉雅薹草”,因其产地记载为“西藏(察隅、墨脱、波密)”,均位于喜马拉雅山东段。
(49)细穗薹草:
  Carex tenuispicula和C. longerostrata var. pallida(均为莎草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改名为“细穗长嘴薹草”。
(50)虾子草:
  Mimulicalyx rosulatus(玄参科)和Nechamandra alternifolia(水鳖科)重名,同时Mimulicalyx和Nechamandra也重名。由于《植物志》玄参科编成时间远早于水鳖科,故前者保留原名。马其云改后一种和后一属为“水生草”“水生草属”,涵义太宽泛,不如吴征镒等在《植物志》第1卷中使用的“虾子菜”“虾子菜属”好。
(51)狭叶猪屎豆:
  Crotalaria ochroleuca和C. linifolia var. stenophylla(均为豆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按马其云,改为“狭线叶猪屎豆”。
(52)小叶地锦:
  Parthenocissus chinensis(葡萄科)和Euphorbia heyneana(大戟科)重名。前者保留原名(原因见上文对“地锦”一名的讨论)。马其云将后者改名为“闽南大戟”,并在《中国蕨类植物和种子植物名称总汇》一书的“前言与使用说明”中,称该植物原有此别名,故从之。
(53)小叶散爵床:
  Rostellularia diffusa和其种下等级R. d. var. prostrata(均为爵床科)重名。显然前者应该保留原名。马其云改后者中文名为“平卧爵床”,很合适,因其变种加词prostrata意即“平卧的”。
(54)小羽贯众:
  Cyrtomium lonchitoides和C. fortunei f. polypterum(均为鳞毛蕨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马其云改为“多羽贯众”,符合其变型加词意义,故采之。
(55)斜叶榕:
  Ficus tinctoria和其种下等级F. t. subsp. gibbosa(均为桑科)重名。虽然后者为一亚种,但在我国的分布远较原变种广,因此宜保留原名。经在网上查询,该植物原亚种在台湾有“山猪枷”的土名,可以采作新拟名。
(56)锈点薹草:
  Carex pseudo-ligulata和C. setosa var. punctata(均为莎草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改名为“锈点刺毛薹草”。
(57)锈红杜鹃:
  Rhododendron complexum和Rh. bureavii(均为杜鹃花科)重名。二种在云南均有分布,在《云南植物志》上,前者名为“锈红杜鹃”,后者名为“锈红毛杜鹃”,并不相同,而《植物志》将后者中文名也改为“锈红杜鹃”,才出现重名。今仍从《云南植物志》,恢复后者“锈红毛杜鹃”一名。
(58)岩参:
  Cicerbita azurea(菊科)和Piper pubicatulum(胡椒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名为“岩参属”,且后者虽然可入药,但药用部分为茎而非根,叫“参”并不合适,故保留前者原名。马其云为后者新拟“岩椒”一名,既去掉了名不副实的“参”字,又保留了描述其攀附于石壁上的习性的“岩”字,“椒”字又取自其属名“胡椒属”,一箭三雕,甚妙。
(59)野百合:
  Lilium brownii(百合科)和Crotalaria sessiliflora(豆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即名为“百合属”,而后者所在属是猪屎豆属,《植物志》上全属仅此一种名字带“百合”二字,理应改名。但马其云起用的“紫花野百合”一名,却不合适,因为这样还是在一个和百合属不相关的属中保留了一个叫“百合”的中文名,容易使人误解。事实上,该种另有一个叫“农吉利”的别名广为人知(《植物志》也收载了),从该植物中提取的“农吉利碱”是著名药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该药即是以此名为正名收载的,故其原植物定名为“农吉利”最合适不过。
(60)野牡丹:
  Melastoma candidum(野牡丹科)和Paeonia delavayi(毛茛科)重名。“野牡丹”一名不仅用来命名了前者所在的属,还用来命名了前者所在的科,且马其云已指出,该名在清代徐葆光所著《中山传信录》中已应用于前者,故前者理所当然应该保留原名。正好《植物志》记载后者有一别名“紫牡丹”,起用之即可解决问题。
(61)野苏子:
  Pedicularis grandiflora(玄参科)和Elsholtzia flava(唇形科)重名。《植物志》第67卷1分册已将后者改名为“黄花香薷”。
(62)隐脉杜鹃:
  Rhododendron maddenii和Rh. subenerve(均为杜鹃花科)重名。马其云因后者种加词subenerve含义即为“隐脉”,而将前者改为“马登杜鹃”,不妥。前者不仅较多见,而且是其所在组的模式,因此该组的中文名也沿用了“隐脉杜鹃”一名,而后者《植物志》注明“未见标本”。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新拟“灌阳杜鹃”,灌阳是广西东北部县名,为其模式标本产地。
(63)硬毛棘豆:
  Oxytropis hirta和O. fetissovii(均为豆科)重名。前者分布远较后者广泛,且其所在亚属的中文名也被拟为“硬毛棘豆亚属”。《植物志》棘豆属作者虽然将后者所在的亚组的中文名也拟为“硬毛棘豆亚组”,但这个“硬毛”来自亚组名O. Subsect. Hirsutae,而和其学名无干,且该植物在我国仅分布于新疆西北一隅,因此保留O. hirta的原名为妥。马其云把前者改名为“毛棘豆”,是不太合适的。今为后一植物新拟“糙硬毛棘豆”,其亚组中文名也可以相应改为“糙硬毛棘豆亚组”,最大程度地照顾到了其原名。
(64)玉树杜鹃:
  Rhododendron yushuense和Rh. przewalskii subsp. yushuense(均为杜鹃花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前者保留原名。但后者如拟名为“玉树陇蜀杜鹃”则不妥,因为这种两个二字地名的重复修饰不合汉语习惯(详见下文第二节“和种下等级有关的中文名订正”中“由种下等级旧命名法所得中文名的订正”一段),故新拟“囊谦杜鹃”,囊谦为青海县名,为其模式标本产地(《植物志》记载其模式标本产地为昂欠,昂欠是“囊谦”的另一音译,不符合地名标准化规范,宜废)。
(65)圆叶报春:
  Primula baileyana和P. vaginata subsp. encyclia(均为报春花科)重名。后者为种下等级,故改名为“圆叶鞘柄报春”。
(66)掌叶木:
  Handeliodendron bodinieri(无患子科)和Tabebuia rosea(紫葳科)重名。前者所在属已被命名为“掌叶木属”,为我国原产,《植物志》正式立目,后者仅为一外来栽培植物,《植物志》未正式立目,故前者保留原名。后者同属另一种T. chrysantha我国亦有栽培,《植物志》名为“黄钟木”,故后者可拟名为“红花黄钟木”,“红花”是其种加词rosea的意译。
  综上所述,在马其云总结的三条原则的基础上,改重名的原则可以进一步概括为以下几条:
  (1) 与种上等级(主要是科属,有时也包括属下种上的组、亚组等)相关的中文名优先保留;
  (2) 种级类群的名称比种下等级类群的中文名优先保留;
  (3) 应用时间长的中文名(如《植物志》早出版的卷册上的中文正名)优先保留;
  (4) 由影响力较大的专著使用过的中文名优先保留;
  (5) 分布较广、经济价值较大的类群的中文名优先保留;
  (6) 如果一个种或种下等级的中文名和所在属的中文名无关,而这一中文名的中心语(如上述大戟属“小叶地锦”中的“地锦”)在同属其他植物中文名中也有应用,则因改名会破坏这几个中文名原本的呼应关系,故优先保留原名。
  对不保留原名的类群的改名方法,也可以更准确地表述为以下三条:
  (1) 可以从原有别名中选一个尚未被其他植物应用的名称作为正名,但不建议使用过长、不准确或看不出所在科属的名字;
  (2) 新拟名称时,最好以属名为基础,冠以种加词的中文对译、植物形态特征或出产地名等修饰语(即所谓“中文加词”,下文第二节“和种下等级有关的中文名订正”中还要详细讨论这个概念),修饰语务求简洁、准确;
  (3) 种下等级类群的中文名可以由一个上述类型的修饰语加种中文名构成。
  当然,在实际应用时,这些原则有时会发生冲突,这时候就要具体分析、灵活处理了。总之,一切以便于应用、影响最小为标准。

二、和种下等级有关的中文名订正

1. 种和自动名中文名不匹配的订正:
  按ICBN,如果要在一个种下面建立种下等级,则自动建立原种下等级的自动名,这个自动名中的种下等级加词是和种加词相同的,如在黄荆Vitex negundo(马鞭草科)下建立变种时,就自动生成一个Vitex negundo var. negundo的自动名。不过,在自动名是否立目上,《植物志》各卷并不统一。早期的卷册往往不立目,后来的卷册则均立目。
  上文“引言”中已述,这种自动名的中文名应该是和种中文名相同的,若有意区别,至多是在后面括注“原亚种”、“原变种”等字样。《植物志》中绝大多数情况都是这样的。但是,也有个别种的自动名和种中文名不一致;或者如因原种下等级我国不产,而未给自动名立目时,种中文名和其种下等级中文名相同,这就意味着自动名的中文名就无法和种中文名相同了。下面就对属于这两种情况的16个中文名作一订正(按种中文名原名的音序排列):
(1)凹叶球兰Hoya obovata(萝藦科):
  原变种产印度尼西亚。《植物志》把种中文名和产于我国的变种H. o. var. kerrii都叫做“凹叶球兰”,造成自动名无法和种中文名相同。今为种新拟中文名“倒卵叶球兰”,“倒卵叶”为其种加词的意译。
(2)腹水草Veronicastrum stenostachyum(玄参科):
  原亚种V. s. subsp. stenostachyum和亚种V. s. subsp. plukenetii我国均产。《植物志》中前者名为“细穗腹水草”,后者名为“腹水草”;又因后者分布更广泛,而把种中文名叫做“腹水草”,这是不妥的。种中文名应和原亚种中文名相同,均叫“细穗腹水草”。
(3)甘蓝Brassica oleracea(十字花科):
  原变种为英国及地中海地区野生,《植物志》称之“野甘蓝”,但种中文名却和变种B. o. var. capitata相同,故种中文名宜改作“野甘蓝”。
(4)金钱豹Campanumoea javanica(桔梗科):
  情况同上,原亚种C. j. subsp. javanica(大花金钱豹)和亚种C. j. subsp. japonica(金钱豹)我国均产。种中文名宜作“大花金钱豹”。
(5)聚花风铃草Campanula glomerata(桔梗科):
  情况亦同。原亚种C. g. subsp. glomerata(北疆风铃草)和亚种C. g. subsp. cephalotes(聚花风铃草)我国均产。种中文名宜作“北疆风铃草”。
(6)柳穿鱼Linaria vulgaris(玄参科):
  我国仅产L. v. subsp. sinensis和L. v. subsp. acutiloba二亚种。《植物志》把前者和种均叫“柳穿鱼”,今为种新拟中文名“欧洲柳穿鱼”。
(7)茅膏菜Drosera peltata(茅膏菜科):
  《植物志》记载了产于我国的两个变种,其中D. p. var. multisepala名为“茅膏菜”。今为种新拟中文名“盾叶茅膏菜”,“盾叶”为其种加词peltata的意译。
(8)南苜蓿Medicago polymorpha(豆科):
  《植物志》非正式地记载了本种的三个变种(包括原变种),称我国常见的标本大都属于M. p. var. vulgaris。虽然苜蓿属的作者说:“其他两个变种也偶见有类似的标本。但标本的变化较大,一般不再作变种处理。”但他并没有正式将非原变种的两个变种归并。这样一来,与其保留种中文名原名,使分布最广的变种M. p. var. vulgaris不得不另拟名,不如将“南苜蓿”这一名字给了这个分布最广的变种,而为种和原变种再拟新名,以尽量减少混乱。笔者拟为“多型苜蓿”,“多型”为其种加词polymorpha的直译。
(9)球花脚骨脆Casearia glomerata(大风子科):
  其种中文名在《植物志》中为“球花脚骨脆”,但原变种C. g. var. glomerata却叫“球果脚骨脆”。后者可能是印刷错误,应正为和种中文名相同的“球花脚骨脆”。
(10)全缘凤丫蕨Coniogramme fraxinea(裸子蕨科):
  《植物志》为其自动名C. f. f. fraxinea起名为“有齿凤丫蕨”,变型起名为“微齿凤丫蕨”,均与种中文名不同。其原变型羽片边缘全缘,并没有齿,因此其原变型的中文名仍应叫“全缘凤丫蕨”,“有齿凤丫蕨”应作为中文异名。
(11)水珠草Circaea lutetiana(柳叶菜科):
  原亚种产于欧洲、非洲北部和亚洲西南部。《植物志》把种中文名和产于我国的亚种C. l. subsp. quadrisulcata都叫作“水珠草”。今为种中文名新拟“欧洲水珠草”。
(12)太平山冬青Ilex sugeroklii(冬青科):
  《植物志》上,种中文名、原变种和变种I. s. var. brevipedunculata三者同名。今为种中文名和原变种新拟“长梗太平山冬青”,因原变种的果梗较长。
(13)兔尾状黄耆Astragalus laguroides(豆科):
  《植物志》上的种中文名为“兔尾状黄耆”,原变种A. l. var. laguroides则名为“兔尾黄耆”,另一变种A. l. var. micranthus名为“小花兔尾黄耆”。显然“兔尾黄耆”比“兔尾状黄耆”简洁,故种中文名应更名,同时改“耆”为“芪”(详见下文第三节“正字”中“异体字的订正”一段)。
(14)椭圆叶花锚Halenia elliptica var. elliptica(龙胆科):
  《植物志》管种中文名叫“椭圆叶花锚”,原变种却叫“卵萼花锚”。该植物的叶形实际变化较大,并不均为椭圆形,而萼片的形状变异相对较小,故“卵萼花锚”一名更恰当,宜保留,而将“椭圆叶花锚”作为中文异名。
(15)锡生藤Cissampelos pareira(防己科):
  原变种分布美洲热带和非洲热带。《植物志》把种中文名和产于我国的变种C. p. var. hirtusa均叫做“锡生藤”,且未为原变种拟名,故在此新拟“美非锡生藤”作为其种中文名和原变种的名字。
(16)硬叶兰Cymbidium bicolor(兰科):
  原亚种产印度南部和斯里兰卡。《植物志》把种中文名和产于我国的亚种C. b. subsp. obtusum都叫做“硬叶兰”,其种中文名理应和自动名中文名相同,均作“南亚硬叶兰”。
2. 由种下等级旧命名法所得中文名的订正:
  以上的订正,都涉及种下等级中文名和种中文名的关系。还有一种需要订正的情况是和种下等级本身的命名方法有关的。《植物志》上对种下等级的中文命名,有四种方法。
  第一种是采用不包含属名也不包含种中文名的俗名,如瓠子Lagenaria siceraria var. hispida、瓠瓜L. s. var. depressa(属中文名为“葫芦属”,种中文名为“葫芦”)。
  第二种是“单一修饰语+中心语”的结构,又可以再细分为五种情况:一是种下等级为“单一修饰语+属中文名”,而种中文名是不同于属名的俗名,如英德羊蹄甲Bauhinia championii var. yingtakensis(属中文名为“羊蹄甲属”,种中文名为“龙须藤”);二是种下等级和种中文名都是“单一修饰语+属中文名”的结构,只是修饰语不同,如百花山柴胡Bupleurum chinense f. octoradiatum(属中文名为“柴胡属”,种中文名为“北柴胡”);三是种下等级和种中文名都是“单一修饰语+中心语”的结构,但这个中心语不同于属名,如小苞雪莲Saussurea pubifolia var. lhasaensis(属中文名为“风毛菊属”,种中文名“毛背雪莲”);四是种中文名为不同于属名的俗名,而种下等级是“单一修饰语+种中文名”的结构,如毛叶老鸦糊Callicarpa giraldii var. lyi(属中文名为“紫珠属”,种中文名为“老鸦糊”);五是种中文名即属名,种下等级是“单一修饰语+属名(种中文名)”的结构,如念珠薏苡Coix lacryma-jobi var. maxima(属中文名为“薏苡属”,种中文名为“薏苡”)。不管哪一种情况,这种种下等级中文名中的单一修饰语都大致可以和双名法中的加词相比,而且其意义往往也来自其种下加词,因此不妨称之为“中文加词”。
  第三种是“第一个中文加词+第二个中文加词+中心语”的结构,这时候,中心语往往就是属名,而“第二个中文加词+中心语”往往就是种中文名,如多裂腺毛蝇子草Silene yetii var. herbilegorum(属中文名为“蝇子草属”,种中文名为“腺毛蝇子草”)。
  第四种是“种中文名+中文加词+‘变种’(或‘亚种’‘变型’)”的结构,如头花马先蒿四川变种Pedicularis cephalantha var. szetchuanica(种中文名为“头花马先蒿”)。这种结构的名字集中见于个别出较比较早的卷册,包括第36卷(蔷薇科)、第65卷2分册和第66卷(均为唇形科)、第67卷2分册和第68卷(均为玄参科)、第74卷和第75卷(菊科),仅少数散见于其他卷册。
  无疑,现在使用最多的种下等级中文名,是用前三种方法命名的,其中又以第二种为多。第四种命名方法是已经淘汰、不再使用的命名方法。之所以这种命名方法被淘汰,首先是因为由此得到的种下等级中文名太长,如《植物志》中最长的四个名字(长达17字)均是用这种方法命名的(如“碎米蕨叶马先蒿碎米蕨叶亚种等唇变种”);但更重要的是,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植物类群的分类地位是常常在变动中的,一旦种下等级发生变动,这种中文名势必也要改变,由此就造成中文名的不稳定性,不利应用和交流。
  因此,对这种类型的种下等级中文名进行订正,就很有必要。马其云在《总汇》一书中已经将全部这种类型的中文名做了订正,其订正方法可以总结为两条:(1)把原名中的中文加词提到种中文名前,去掉“变种”“亚种”“变型”字样,如上述头花马先蒿四川变种,就订正为“四川头花马先蒿”;(2)如果原名中有来自学名自动名的部分,就把这部分也去掉,如上述“碎米蕨叶马先蒿碎米蕨叶亚种等唇变种”中,“碎米蕨叶亚种”对应的是其学名中的自动名,故这六字全删,原名订正为“等唇碎米蕨叶马先蒿”。在这一基础上,笔者再提出第三条:(3)如果原名中包含学名中两个不同的种下等级的对应部分,就只保留最低一个种下等级对应部分的中文加词,如“寸金草披针叶变种近无毛变型”,订正为近无毛寸金草,而不是“近无毛披针叶寸金草”。
  这样得到的订正后的700多个名字,大部分属于上述第三种命名法。事实上,按现在通行的命名法,原名中的种中文名如果也是“中文加词+中心语”的结构,则连这个中文加词都可以去掉,而使该种下等级中文名成为第二种命名法命名的名字,如上述“等唇碎米蕨叶马先蒿”便可以进一步简为“等唇马先蒿”。但是这样会造成大量的重名,如“四川头花马先蒿”若简为“四川马先蒿”,就和同属另一种Pedicularis szetschuanica的中文名重名了。若笔者为此拟定许多新名称,则有悖于修订《植物志》中文名的初衷。所以,为统一起见,虽然有的种下等级已经有十分通行的第二类命名法的名字,但笔者并不采用,仍按上述订正方法进行订正;如毛叶香茶菜蓝萼变种Rabdosia japonica var. glaucocalyx(唇形科),虽然在许多华北地区的地方植物志上都简作“蓝萼香茶菜”,但笔者订正为“蓝萼毛叶香茶菜”,其中“毛叶”二字并不省略。
  只有在下列几种情况下,笔者才新拟第二类命名法的名字,这些情况包括:(1)订正所得的名字中的两个中文加词互相矛盾(如“绿柄红柄白鹃梅”)或文字累赘(如“极弱弱小马先蒿”);(2)订正所得的名字中的两个中文加词都是地名或人名,而不合汉语习惯(如“建德杭州石荠苎”);(3)订正所得的名字和已有的中文名重名(如“脓疮草小花变种”如订正为“小花脓疮草”则与同属另一种重名);(4)订正后的名字仍然太长(如“二回羽状边缘鳞盖蕨”,长达9字)。好在这种新拟的名字并不多,只有29个,下面按原名的音序一一罗列:
(1)边缘鳞盖蕨二回羽状变种Microlepia marginata var. bipinnata(碗蕨科):
  上文已述,若订正为“二回羽状边缘鳞盖蕨”,名字仍嫌太长。新拟“二羽边缘鳞盖蕨”,因同属另有一种M. bipinnata中文名为“二羽鳞盖蕨”,是其先例。
(2)苍山糙苏独龙变种Phlomis forrestii var. taronensis(唇形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独龙糙苏”。
(3)长叶火绒草短叶变型Leontopodium longifolium f. brevifolium(菊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短叶火绒草”。
(4)淡黄香青淡红变型Anaphalis flavescens f. rosea(菊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淡红香青”。
(5)淡黄香青硫黄变型A. f. f. sulphrea(同上):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硫黄香青”。
(6)滇池海棠川鄂变种Malus yunnanensis var. veitchii(蔷薇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川鄂海棠”。
(7)钝齿花楸锐齿变种Sorbus helenae var. argutiserrata(蔷薇科):
  中文加词矛盾。但若简作“锐齿花楸”,又和同属S. arguta的中文名重名,故新拟“川西花楸”,因其产于四川西部。
(8)甘菊甘野菊变种Dendranthema lavandulifolium var. seticuspe(菊科):
  文字累赘。事实上“甘野菊”就是该种下等级一个很好的第一类命名法的名字,直接起用即可。
(9)甘肃马先蒿青海亚种Pedicularis kansuensis subsp. kokonorica(玄参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青海马先蒿”。
(10)灌木紫菀木无舌状花变型Asterothamnus fruticosus f. discoideus(菊科):
  若订正为“无舌状花灌木紫菀木”,名字嫌太长,新拟“隐舌灌木紫菀木”,“隐舌”一名可见于同科植物“隐舌橐吾”Ligularia franchetiana。
(11)杭州石荠苎建德变种Mosla hangchowensis var. cheteana(唇形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建德石荠苎”。
(12)黑花糙苏狭叶变种浅色变型Phlomis melanantha var. angustifolia f. pallidior(唇形科):
  若订正为“浅色黑花糙苏”,则与另一种下等级Ph. m. f. pallidior订正后的中文名重名(其原名为“黑花糙苏浅色变型”),故其中文名应作“浅色狭叶黑花糙苏”,“狭叶”二字不能省。
(13)红柄白鹃梅绿柄变种Exochorda giraldii var. wilsonii(蔷薇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绿柄白鹃梅”。
(14)红花来江藤黄花变种Brandisia rosea var. flava(玄参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黄花来江藤”。
(15)黄山鼠尾草婺源变种Salvia chienii var. wuyuania(唇形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婺源鼠尾草”。
(16)金江火把花沧江变种Colquhounia compta var. mekongensis(唇形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沧江火把花”。
(17)京黄芩黑龙江变种Scutellaria pekinensis var. ussuriensis(唇形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黑龙江黄芩”。
(18)吕宋黄芩乐东变种S. luzonica var. lotungensis(同上):
  地名重叠,故简作“乐东黄芩”。
(19)罗氏马先蒿萧氏亚种Pedicularis roylei subsp. shawii(玄参科):
  人名重叠,故简作“萧氏马先蒿”。
(20)脓疮草小花变种Panzeria alaschanica var. minor(唇形科):
  同属已有P. parviflora的中文名为“小花脓疮草”,故新拟“小脓疮草”,因其变种加词minor直译即“较小的”。
(21)铺散马先蒿高升亚种Pedicularis diffusa subsp. elatior(玄参科):
  中文加词矛盾,但若简作“高升马先蒿”,又和同属另一种P. elata重名,故新拟“较高升马先蒿”,因其亚种加词elatior是elata的比较级,意即“较高升的”。
(22)全叶马先蒿全缘亚种P. integrifolia subsp. integerrima(同上):
  文字累赘,故简作“全缘马先蒿”。
(23)弱小马先蒿极弱亚种P. debilis subsp. debilior(同上):
  文字累赘,故简作“极弱马先蒿”。
(24)深紫糙苏浅紫变型Phlomis atropurpurea f. pallidior(唇形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浅紫糙苏”。
(25)石楠窄叶变种Photinia serrulata var. ardisiifolia(蔷薇科):
  同属已有Ph. Stenophylla的中文名为“窄叶石楠”,故新拟“紫金牛叶石楠”,是其变种加词的直译。
(26)鼠尾草翅柄变型Salvia japonica f. alatopinnata(唇形科):
  同属已有S. alatipetiolata的中文名为“翅柄鼠尾草”,故新拟“延翅鼠尾草”,“延翅”这一中文加词可见于“延翅风毛菊”“延翅蛇根草”等名。
(27)四川香茶菜永胜变种Rabdosia setschwanensis var. yungshengensis(唇形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永胜香茶菜”。
(28)狭盔马先蒿狭盔亚种极狭变种Pedicularis stenocorys subsp. stenocorys var. angustissima(玄参科):
  文字累赘,故简作“极狭马先蒿”。
(29)腺梗豨莶无腺变型Siegesbeckia pubescens f. eglandulosa(菊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无腺豨莶”。

三、正字

  按照现代汉语的用字规范,《植物志》中有5个科中文名、44个属中文名和1200多个种中文名的用字需要订正。这有如下几个情况:
1. 改掉少数民族的旧称:
  众所周知,我国有55个少数民族,有不少少数民族在历史上有多个称呼,建国后则为每个少数民族固定了唯一的称呼。使用这唯一的名称,是对少数民族的尊重,因此即使有的旧称可能字面上并无贬意,继续使用也不合适。
  植物志中有17个名称的订正属于这种情况。其中15个使用了“俅(求)江”的字样,如俅江龙胆、俅江紫堇、求江蔷薇等。俅江是独龙江的旧称,居住在其流域的俅人,现名独龙族。这15个名称中的“俅(求)江”均应改作“独龙江”;仅俅江紫堇Corydalis kiukiangensis(罂粟科)若改为“独龙江紫堇”,则与同属C. dulongjiangensis中文名相重,可以新拟“贡山紫堇”,因其模式标本采自贡山(为云南西北部县名)。
  另两个名称中,一个是傜山稀子蕨Monachosorum elegens(稀子蕨科),应改为“瑶山稀子蕨”;另一个是回回苏Perilla frutescens var. crispa(唇形科)。《植物志》中另有茴茴蒜Ranunculus chinensis(毛茛科),其中的“茴”字本也是“回”的别字。按理说,别字是应该改正的,但是如将“茴茴蒜”正为“回回蒜”,就等于重新使用了“回回”这个回族的旧称。由于涉及到民族问题,改掉少数民族的旧称应该优先于改正别字,所以“茴茴蒜”中的“茴”字不宜恢复为“回”字。反过来,“回回苏”可以改为“茴茴苏”,从而回避掉对“回回”的直接使用。
2. 改掉部分GBK字库中未收录的冷僻字:
  GBK字库是现在中文操作系统使用最广泛的字库,共收字2万余个,已经能够满足大部分的应用需求。《植物志》收载的植物中文正名共用字2400多个,大部分GBK字库均收录,只有12个冷僻字是GBK字库所没有的。尽管现在又有更新的GB18030字库,收字更多,以后还能不断扩展,但并不是所有的软件都支持(目前仅在Office 2003等软件中可用),而且植物中文名为便于应用,应该具有易读、易写、易记的特点,所以即使将来技术的进步可以解决更多汉字的输入和存储问题,植物中文名中的冷僻字仍是越少越好。
  下面将这12个字用描述法列出(无符号表示左右结构,“/”表示上下结构,“@”表示半包围结构),并作简单考证。
  (1)[艹/杭]:[艹/杭]子梢属Campylotropis为豆科属名。[艹/杭]字很显然是后起字,其本字和本义待考。这个字《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以下简称《现汉》)和《中华大字典》均未收入,其读音莫衷一是,即使不考虑声调,也有hang和kang两种念法。但在植物学界,以念kang为多,如《总汇》和傅立国主编的《中国高等植物》中均将此字按kang的读音编入检索表。查《现汉》,以“亢”为偏旁而音节为kang的字中,大多数读去声,仅“闶”和“忼”两字读阴平,且前者只出现在方言词汇中,后者是“慷”的异体字。故笔者建议[艹/杭]字读kang4。[艹/杭]子梢属在我国广布,此字不宜废除,但可惜的是GB18030字库仍未收录。
  (2)[艹/奇]:音qi2。[艹/奇]莱主山,为台湾玉山山脉南段一高峰。以这一命名的植物有[艹/奇]莱乌头Aconitum bartlettii(毛茛科)。另一种奇莱红门兰Orchis kiraishiensis(兰科)中的奇也应作[艹/奇]。地名使用的冷僻字,一般来说是不宜废除的,除非另拟名。此字GB18030字库已收。
  (3)[艹/洽]:音qia4。[艹/洽]草属Koeleria为禾本科属名。此字《现汉》已收,故不宜废除,但GB18030字库未收。
  (4)[豆劳]:音lao2。[豆劳]豆Glycine soja为豆科大豆属植物。此字本作[/豆],《玉篇》《广韵》均收有此字。[豆劳]是后起字,“[豆劳]豆”一名见于明朱橚《救荒本草》。豆科大豆属作者以为《救荒本草》是记载该植物的最早文献,出于“用文献最早记载的名称作为中文正名”的原则选用了“[豆劳]豆”的名称,不仅于实不符,而且白白增加了一个GB18030字库也未收入的冷僻字。实际上,此种广泛分布于全国,且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通称野大豆,故不如仍定名为野大豆,以免冷僻字之烦。
  (5)[山/弄]:读long4。据《现汉》,此字是壮语的音译,意为“山间的小块平地”,大量出现于广西地名中。[山/弄]岗原为广西龙州县村名,后来在此建立[山/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不少植物的模式标本采集地。以“[山/弄]岗”或“弄岗”为名的植物有8种(含1变种),如[山/弄]岗耳叶马蓝、[山/弄]岗唇柱苣苔、[山/弄]岗轮环藤等(其中弄岗马兜铃、弄岗金花茶、弄岗黄皮应正字为“[山/弄]岗马兜铃”、“[山/弄]岗金花茶”、“[山/弄]岗黄皮”)。且此字在GB18030字库中已经收录,故不宜废除
  (6)[竹/沙]:读sha1。[竹/沙]簕竹Schizostachyum diffusum为禾本科[竹/思]簩竹属植物,分布于我国台湾和菲律宾。“[竹/沙]簕”是台湾地方名,其义不详,可能源于高山语。此冷僻字在《植物志》中仅出现一次,“簕”字虽然出现多次,但在这里仅仅是记音而并未用其本义(关于其本义的分析详见下文),故宜改为“沙勒竹”。
  (7)[竹/思]:读si1。[竹/思]簩竹Schizostachyum为禾本科属名。此名最早见于西晋嵇含《南方草木状》,且现已用为属名,不宜废除。此字GB18030字库未收。
  (8)[艹/闾]:读lü2。菴[艹/闾]Artemisia keiskeana为菊科蒿属植物。《本草纲目•草部第十五卷》对这个名字的解释是:“菴,草屋也。闾,里门也。此草乃蒿属,老茎可以盖覆菴闾,故以名之。”这样说来,菴不过是庵的异体,而[艹/闾]则是从闾字生造来的。因此,虽然GB18030字库已经收录了此字,此名仍以订正为“庵闾”为宜。
  (9)[瓜@交]:读bao2。马[瓜@交]儿Zehner为葫芦科属名。葫芦科另有赤瓟属Thladiantha,黄瓜属还有叫小马泡Cucumis bisexualis和马泡瓜C. melo var. agrestis的两种植物,这里的[瓜@交]、瓟和泡实际上都是一个字,应该统一。其中,泡是别字(详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而在[瓜@交]和瓟两字中,《现汉》收了前者。鉴此,此字不仅不应废除,连赤瓟属的“瓟”字和小马泡、马泡瓜中的“泡”字也应订正为此字。好在GB18030字库中已经收录了[瓜@交]。
  (10)[月君]:读jun1。鸡[月君]梅花草Parnassia wightiana为虎耳草科梅花草属植物。此字(GB18030字库未收)实际上是“肫”(读zhun1)的方言读音,两字意义无别,都是指鸟类的胃,故宜将此植物名改为鸡肫梅花草。
  (11)[竹/亶]:读dan3。木[竹/亶]竹Bambusa wenchouensis为禾本科簕竹属植物。此名见于元李衎《竹谱详录》,[竹/亶]竹实际上就是“单竹”的异写,故宜将此植物名改为木单竹(虽然此字GB18030字库已收)。
  (12)[木衣]:读yi1。栘(读yi2)[木衣]Docynia为蔷薇科属名。《现汉》收录了此字,故不宜废除,但GB18030字库未收。
  综上所述,这12个冷僻字中,笔者建议废除[豆劳]、[竹/沙]、[艹/闾]、[月君]、[竹/亶]5个字。另7个则应暂时保留。
3. 异体字的订正:
  由于传统沿袭,《植物志》收载的中文正名中,有许多异体字,甚至有25个属的属名也包含有异体字。有的含异体字的属名如木犀属、杓兰属、蛾眉蕨属使用十分广泛,要改变人们长期养成的用字习惯,殊为不易。但是,为了汉语的规范性,按《现汉》的规定改正这些异体字,仍是一件有必要的事情。
  下面一一对这些异体字做介绍:
  属中文名和种(含种下等级)中文名中都包含的异体字有(按音序排列,举属中文名以赅该属中种中文名):
  (1)瓟:赤瓟属的瓟应改为[瓜@交],已见上“改掉部分GBK未收录的冷僻字”一段。
  (2)蒭: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它是刍的异体字,故蒭雷草属Thuarea(禾本科)应改为“刍雷草属”。
  (3)蛾:蛾眉蕨属Lunathyrium(蹄盖蕨科)中的蛾字,正作“娥”。但飞蛾藤属Porana(旋花科)和飞蛾槭Acer oblongum(槭树科)中的蛾字不改。
  (4)蕃:在作“来自国外的”解时,这个字是“番”的异体。因此泽蕃椒属Deinostemma(玄参科)应正作“泽番椒”。
  (5)疯:麻疯树属Jatropha(大戟科)中的疯字,正作“风”。山麻风树Turpinia pomifera(省沽油科)的写法是正确的。
  (6)桿:此字是杆的异体字。但膜蕨科的两个属,球桿毛蕨Nesopteris和毛桿蕨Callistropteris中的桿字应该正作“秆”(详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
  (7)桔:桔字仅在“桔梗”一名中为正体,而且读jie2,其他情况下都是橘(ju2)的异体字(或曰俗体字)。黄成就在《植物志》芸香科一卷中对桔橘二字的关系做了很好的解释,他主编的这一卷就绝未使用一个“桔”字,但在其他卷册中,以桔代橘的情况屡有发生,如越桔属Vaccinium(杜鹃花科),及种名桔红山楂、越桔叶蔓榕、越桔叶忍冬、假金桔等。这些名字中的桔均应正作“橘”。
  (8)脈:为脉的异体字。此异体字仅见于《植物志》出版最早的第2卷和第11卷中,涉及的中文名有三个:单叶假脈蕨属Micromelingium(膜蕨科),多脈莎草Cyperus diffusus及其种下等级宽叶多脈莎草C. d. var. latifolius(均为莎草科)。
  (9)粘:在作形容词时,“粘”读nian2,正作“黏”。《植物志》中所有的“粘”字,包括属名粘木属Ixonanthes(古柯科)、粘腺果属Commicarpus(紫茉莉科)、粘冠草属Myriactis(菊科),以及种和种下等级名如粘核光桃、粘核毛桃、粘毛香青、粘毛蒿等,均应作“黏”。
  (10)钮:按《现汉》,“钮”字只有作“器物上起开关、调节等作用的部件”解和姓氏时,为正体,其他情况下为“纽”的异体字,故金钮扣属Spilanthes(菊科)、钮子瓜Zehneria maysorensis(葫芦科)、黄花地钮菜Stachys xanthantha、柔弱黄花地钮菜S. x. var. gracilis(均为唇形科)等名中的“钮”均应正作“纽”。纽子果Ardisia virens(紫金牛科)的写法是正确的。
  (11)耆:中药黄芪,《本草纲目》中作“黄耆”,并认为“芪”是俗写。豆科黄耆属的作者即采用了这个名字。然而,事实是现在“黄芪”的使用远比“黄耆”为多,《现汉》就只收录了“黄芪”而没有收录“黄耆”。且“芪”字笔画较少,便于应用,所以《植物志》上所有的“耆”宜都改为“芪”。涉及的属名有二,即黄耆属Astragalus和岩黄耆属Hedysarum(亦为豆科);改为“黄芪属”和“岩黄芪属”后,还可与豆科另一个土黄芪属Nogra实现写法统一。此外,还有一个胶黄耆状棘豆Oxytropis tragacanthoides(亦为豆科)宜改为“胶黄芪状棘豆”。
  (12)麴:作“酒曲”讲时,此字是“麯”的异体字,而据《简化字总表》,麯已经简化为“曲”(但麴作姓氏时不能写作“曲”,麴曲为不同的两个姓)。虽然现在使用“麴”及其简体“麹”表示“酒曲”之义的人仍有不少,但麴字远较曲字难写,正为曲字应该是坚持贯彻的原则,故鼠麴草属Gnaphalium(菊科)应正作“鼠曲草属”。其他应订正的名字还有鼠麴火绒草Leontopodium forrestianum和鼠麴蚤草Pulicaria gnaphalodes(均为菊科)两个。另有一个鼠麯雪兔子Saussurea gnaphalodes(亦为菊科)更应简作“鼠曲雪兔子”。
  (13)杓:杓字有二读,读biao1时意为北斗七星的斗柄三星,此时为正体;读shao2时为勺的异体。杓兰属Cypripedium(兰科)植物的唇瓣内凹呈勺形,所以这里的杓字无疑是“勺”的异体,理应正作“勺”。另有杓唇石斛Dendrobium moschatum(亦为兰科)中的杓也应作“勺”。
  (14)矢:上古无“屎”字,用矢假借。后来出现了“屎”字,专门表示“大便”之意,因而被文人视为俗字。一些带“屎”字的植物在文献中常被避写为“矢”,包括鸡矢藤属Paederia、牛矢果P. matsumuranus(均为茜草科)和老鼠矢Symplocos stellaris(山矾科)。但在《植物志》中,带未避写的“屎”字的名字也有不少,计有猪屎豆属Crotalaria(豆科)、猫儿屎属Decaisnea(木通科)和鸡屎树Lasianthus hirsutus(茜草科),这些名称并没有引起使用者的不快。而且“矢”字的本义是“箭”,带矢字的植物名中,有的正是用的这个本义,如矢车菊属Centaurea(菊科)、矢竹属Pseudosasa(禾本科)及矢叶橐吾、矢镞叶蟹甲草等。因此,有必要恢复避写为“矢”的“屎”字,以使两字在植物中文名中的意义泾渭分明,全无混淆之虞。
  (15)蝟:蝟实属Kolkwitzia(忍冬科)和蝟菊属Olgaea(菊科)中的蝟字,都是“猬”的异体。禾本科又有猬草属Hystrix,却不作“蝟”。一义二字,实无必要,故宜统一为“猬”。
  (16)犀:这是应用最广泛的一个异体字。包含该字的属名有木犀属Osmanthus、木犀榄属Olea(均为木犀科)、木犀草属Reseda(木犀草科)、川犀草属Oligomeris(木犀草科)和草木犀属Melilotus(豆科),还有木犀科Oleaceae和木犀草科Resedaceae这两个科名。不难看出,种中文名“木犀”Osmanthus fragrans(通称桂花)是这些属名的基原。追本溯源的话,犀字才是正写,因为“木犀”一名由来于其木材纹理似犀角。但是后来从犀字派生出“樨”这个后起字之后,写“木樨”的人就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北京方言中,“木樨”已经取代“木犀”成为正体。北京的地名“木樨园”“木樨地”中的樨绝不能写作“犀”,且北京方言中“木樨”还转义指打散的鸡蛋,这里的樨字习惯也不作“犀”。普通话规范主要是以北京方言为基础的,所以《现汉》以樨字为为“木樨”一词的正体,“犀”为异体,虽然在植物学工作者看来觉得别扭,却也并非不可理解。笔者建议,宜从《现汉》,把所有犀字改为“樨”。
  (17)心:灯心草属Juncus(灯心草科)中的“心”,是“芯”的异体。虽然从字源上来看,“芯”派生自“心”(在传统的油灯的结构中,灯芯的确位于灯的中心),但现在心芯两字已经分化到了《现汉》认定“灯芯”为正体、而“灯心”为异体的程度,所以植物中文名中的这个异体宜改正过来。除该属植物外,还有灯心叶甜根子草Saccharum spontaneum var. juncifolium(禾本科)以及科名灯心草科Juncaceae中的“心”字也宜改为“芯”。
  最后,《植物志》第2卷上还有一个蓧蕨属Oleandra,其中的“蓧”是条的异体字。但在第6卷第1分册上,修订后重新收入的此属中文名已经正作条蕨属。这个情况有必要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
  除地名中的异体字外(为行文方便,这部分情况放到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中论述),仅种(含种下等级)中文名包含的异体字有(按音序排列):
  (1)菴:为“庵”的异体字。菴[艹/闾]应正作“庵闾”,已见上述。壳斗科的菴耳柯Lithocarpus haipinii也应正作“庵耳柯”。
  (2)粃:为“秕”的异体字,见于糠粃景天Sedum ramentaceum(景天科)和糠粃马先蒿Pedicularis furfuracea(玄参科)二名。
  (3)迭:1964年《简化字总表》旧版中规定“叠”简化为“迭”,但1986年的新版中删掉了这一条。因此,“迭穗莎草”“迭叶楼梯草”“迭裂黄堇”“迭裂长蒴苣苔”“迭裂翠雀花”(最后一个名字,《植物志》误印为“选裂翠雀花”)这几个名字中的“迭”均应作“叠”。“迭”字用于植物名,仅见于“迷迭香”。
  (4)复:情况同上,1986年新版《简化字总表》还规定“覆”不再简化为“复”,故“覆盆子”不能再简写作“复盆子”,所有含这一中心语的蔷薇科悬钩子属Rubus植物的中文名(如“覆盆子”“华北覆盆子”“拟覆盆子”)均应正字。
  (5)稈:为“秆”的异体字。《植物志》第2卷和第11卷上的一些中文名,如“淡稈鳞盖蕨”“细稈湖瓜草”“节桿扁穗草”“具槽稈荸荠”等,其中的“稈”均应正作“秆”。此外,还有一些“秆”字被误写为“桿”或“杆”,详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中的分析。
  (6)迴:为“回”的异体字,见于圆迴报春Primula ambita(报春花科)、迴旋扁蕾Gentianopsis contorta(龙胆科)二名。
  (7)篲:为“彗”的异体字,见于篲竹Pseudosasa hindsii(禾本科)。
  (8)捲:为“卷”的异体字,见于半扭捲马先蒿Pedicularis semitorta(玄参科)。
  (9)蘽:蓬蘽Rubus hirsutus(蔷薇科)一名见于《本草纲目》。其中的“蘽”字和另一个“藟”字实为一字,而后者见于葛藟葡萄Vitis flexuosa(葡萄科)一名中。考虑到“藟”字笔画较“蘽”为少,宜将“蘽”视为“藟”的异体字,而改蓬蘽为“蓬藟”,这样可以在植物中文名中精简掉一个冷僻字。
  (10)稜:为“棱”的异体字。含有这个字的中文名如稜稃雀稗、五稜藨草、稜果海桐等。
  (11)泡:“泡”字在《植物志》收载的中文名中,是一个意义、读音都十分复杂的字,大致有以下六种情况:
  a. 是[瓜@交]字的别字(见上文“改掉部分GBK字库中未收录的冷僻字”一段中的论述),包括“小马泡”和“马泡瓜”二名。
  b. 是藨的别字(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中的论述),包括大乌泡、空心泡、高粱泡等蔷薇科悬钩子属Rubus植物的名字。
  c. 是脬的别字,见于马尿泡属Przewalskia和马尿泡P. tangutica(均为茄科)。“尿脬”为膀胱的地方俗名。
  d. 表示“虚而松软,不坚硬”之义,读pao1,如泡桐属Paulownia(玄参科)及泡滑竹Yushania mitis(禾本科)、泡沙参Adenophora potaninii(桔梗科)等。
  e. 表示“泡沫”“像泡沫的”之义,读pao4,如泡花树属Meliosma(清风藤科)及泡叶栒子、泡状珊瑚苣苔、泡沫龙胆、泡泡叶杜鹃等名。这些中文名里的“泡”有时是bullatus, -a, -um之类加词的意译。
  f. 表示“鼓起的中空物”之义,读pao1,如泡果苘、泡果沙拐枣、泡囊草等,常常是其学名中-physa、physo-等词根的意译。
  可见,即便将前三种情况下的“泡”字正为其本字,“泡”字仍然有后三种意义、两种读音。最麻烦的是,其中的“泡沫”和“鼓起的中空物”两义往往不易区分,比如“泡叶”既可以理解为“表面呈气泡状的叶”,也可以理解为“具有鼓起中空结构的叶”,“泡果”既可以理解为“气泡状的果”,也可以理解为“鼓起而中空的果”,都符合实际,而这两义读音却是不同的。
  显然,泡字的上述复杂意义和读音情况不符合植物中文名拟名应易读、易记的原则。对此,笔者从《植物志》中豆科黄芪属植物Astragalus sphaerophysa被定名为“球脬黄芪(耆)”得到启发,认为不妨把上述第六种意义的“泡”字视为“脬”的异体字。从语源上看,“脬”实际上也是从“泡”字派生而来的一个后起字,因为尿脬(膀胱)也是一种鼓起的中空物。如果把“泡果”改成“脬果”,这里的脬字可以理解为“似膀胱的”,这就既表达了“泡果”的原义,在字义上又仍可以解释得通。
  这样,除了马尿泡属之外,泡囊草属Physochlaina(茄科)、泡果茜草属Microphysa(茜草科)也宜作“脬囊草属”“脬果茜草属”,其他种名中的“泡果”也宜作“脬果”。经此处理,植物中文名中的“泡”就只剩下上述第四、第五两种含义,而这两个含义是较易区分的,这就初步解决了“泡”字释义难、读音难的问题。
  (12)繖:是“伞”的异体字,见于繖花马先蒿Pedicularis umbelliformis(玄参科)。
  (13)繐:是“繸”的异体字,见于繐裂矢车菊Centaurea nigrescens(菊科)。
  (14)瘀:是“淤”的异体字,见于散瘀草Ajuga pantantha(唇形科)。
  (15)硃:是“朱”的异体字,见于硃毛水东哥Saurauia minata(猕猴桃科)、硃砂根Ardisia crenata(紫金牛科)二名。
  (16)咀:是“嘴”的俗体。淡黄花鸡咀咀Oxytropis bicolor var. luteola(豆科)、米咀闭花木Cleistanthus pedicellatus(大戟科)应作“淡黄花鸡嘴嘴”、“米嘴闭花木”。惟咀签属Gouana中的“咀”不作“嘴”,也不读zui3。
  此外,唇形科的薰衣草属Lavandula中的“薰”本是“熏”的异体,但熏薰二字现在的意义已经有了一定的差别。“熏”字多指令人不快的熏染,而薰字常指用香气熏染。考虑到现在“薰衣草”的写法极为流行,占绝对优势,这个属名中的异体字暂不更动。
4. 别字的订正:
  和异体字不同,别字是指未得到语言学家认同的异写。有的别字是无心为之,有的虽然已形成一定的习惯,却是有悖于现代汉语规范的习惯,应当改正。
  《植物志》上的别字,可以再分为三种情况。一种是非地名的具有普遍性的别字,一种是地名的别字,一种是偶然出现的误写、误印。下面就分这三种情况来一一讨论(均按音序排列)。
  非地名的具有普遍性的别字有(以下举属中文名以赅该属中种中文名):
  (1)胞:“芽胞蹄盖蕨”“狭叶芽胞耳蕨”“芽胞叉蕨”等几个蕨类名字中的“胞”,都是“孢”字之误。
  (2)杈:杈叶槭Acer robustum及其变种河南杈叶槭A. r. var. honanense、小杈叶槭A. r. var. minus(均为槭树科)中的杈,都是“叉”字之误。
  (3)锤:棒锤瓜属Neoalsomitra(葫芦科)、伏毛铁棒锤Aconitum flavum(毛茛科)中的“锤”是“槌”字之误。
  (4)杆:这个字有两个读音,读gan1时,指有一定用途的细长的木头或类似的东西,读gan3时,指器物的像棍子的细长部分。近形字“秆”只有一个读音gan3,指某些植物的茎。可见,这两个字意义的区别是十分清晰的,但在《植物志》上,“秆”字有时被误写为“杆”如蒿子杆、红杆水龙骨、直杆驼舌草等,属名中的球杆毛蕨Nesopteris、毛杆蕨Callistropteris(《植物志》中本作“球桿毛蕨”、“毛桿蕨”,桿本是“杆”的异体字)、山麻杆Alchornea中的“杆”字也都是这种误写,理宜纠正。此外,有的中文名中的“杆”字用的是其本身的两个意义之一,如“花旗杆”“扁担杆”等,则不是误写,箭秆风Alpinia stachyoides(姜科)中的“秆”,反倒是“杆”的误写了。
  还有一个直杆蓝桉Eucalyptus maideni(桃金娘科),其中的“杆”则是“干”字之误。
  (5)菇:“菇”字本是真菌中的食用担子菌的通称之一,不用于被子植物。但慈姑Sagittaria trifolia var. sinensis(泽泻科)常常有人写成“慈菇”。《本草纲目》对“慈姑”一名的解释是:“一根岁生十二子,如慈姑之乳诸子,故以名之。”这个解释是可信的,因为慈姑的一个特征就是有球茎,且正是其食用部分,所以“慈姑”不应写用“慈菇”。《植物志》的慈姑属Sagittaria虽然没有错,但山慈菇属Iphigenia(百合科)、山慈菇Asarum sagittarioides(马兜铃科)却错了(后者因和Iphigenia indica重名,建议改为“岩慈姑”,见上文第一节“改重名”中的论述)。
  值得指出的是,这种在植物名字上滥加草字头的风气,正是造成许多别字的根源,下面 “莲”“萝”“芽”“荫”几个别字都属于这一情况。
  (6)青:芜青Brassica rapa、芜青甘蓝B. napobrassica(均为十字花科)中的“青”,为“菁”字之误。
  (7)勒、艻:二者的同音字“簕”是粤方言,指某些具刺或刺尖的植物,如簕竹属Bambusa(禾本科)、老鼠簕属Acanthus(爵床科)、鸡爪簕属Oxyceros(茜草科)、簕欓花椒Zanthoxylum avicennae(芸香科)等。依此,《植物志》中的火殃勒Euphorbia antiquorum(大戟科)应为“火殃簕”之误,擂鼓艻属Mapania(莎草科)则为“擂鼓簕属”之误。另外,禾本科的老鼠艻Spinifex littoreus也应作“老鼠簕”,但这就与爵床科的老鼠簕Acanthus ilicifolius重名;事实上,这一种是其属的模式种,而属名叫“鬣刺属”,种属名不相关,本就不合理,所以理应改名为“鬣刺”,既避重名,又可使种属名对应,一举两得。
  (8)莲:胡黄莲属Picrorhiza(玄参属)中的“莲”,很显然是“连”的别字。
  (9)萝:这个字的本义是“指某些能爬蔓的植物”,所以像萝藦Metaplexis japonica(萝藦科)、绿萝Epipremnum aureum(天南星科)、茑萝松Quamoclit pennata(旋花科)、藤萝Wisteria villosa(豆科)这样的写法是正确的。但像假山萝属Harpullia(无患子科)、山萝过路黄Lysimachia melampyroides(报春花科)、山萝花马先蒿Pedicularis melampyriflora和假山萝花马先蒿P. pseudomelampyriflora(均为玄参科)这样的写法则是错误的,其中的“萝”字都是“罗”的误写(作为后三个名字的语源的山罗花属Melampyrum,在《植物志》中未写错)。有的地方植物志上,还把“剪秋罗”“剪春罗”等名写成“剪秋萝”“剪春萝”之类,一样是错误的。
  除此之外,萝字还可用于音译中。萝卜属Raphanus(十字花科)和莳萝属Anethum(伞形科)中的“萝”字是古代的音译,萝芙木属Rauvolfia(夹竹桃科)和葛萝槭Acer grosseri(槭树科)是现代的音译,这些名字中的“萝”都不必纠正。
  (10)磨:《植物志》中,摩擦草属Tripsacum(禾本科)作“磨擦草属”,魔芋属Amorphophallus(天南星科)作“磨芋属”,均误。
  (11)稔、菍:都是“棯”的别字。棯读nian1,也是粤方言(来自古越语),指一些分布于华南地区,类似桃金娘Rhodomyrtus tomentosa(粤方言名为“岗棯”)的花瓣离生、雄蕊较多的小灌木,如黄花棯属Sida(锦葵科)、地棯Melastoma dodecandrum和毛棯M. sanguineum(均为野牡丹科)等。在《植物志》上,黄花棯和棯叶扁担杆Grewia urenifolia中的棯误写为“稔”,地菍、毛菍及其种下等级宽萼毛菍Melastoma sanguineum var. latisepalum则误写为“菍”,都应纠正。
  (12)柠:在植物名称中,“柠”字只出现在“柠檬”里。柠条锦鸡儿Caragana korshinskii(豆科)中的“柠”是“拧”字之误。
  (13)泡:上文“异体字的订正”一段已述,在“马泡瓜”“小马泡”两名字,“泡”是[瓜@交]的别字;在“空心泡”“高粱泡”等名中,“泡”是藨的别字;在“马尿泡”中,“泡”是脬的别字。关于泡藨二字的关系,见下文第四节“读音的统一”中“多音字的整理”一段中的论述。
  (14)苹:这个字是“蘋”的简化字。“蘋”有两读,读ping2时用于“蘋果”“蘋婆”等词,《简化字总表》已规定简化为“苹”,读pin2时指一种蕨类植物Marsilea quadrifolia(蘋科),则不能简化为“苹”,而应按“頁”的简化类推(GBK字库中没有收这个简化字)。因此,“蘋科”“槐叶蘋科”“蘋属”“槐叶蘋属”“蘋”“埃及蘋”“槐叶蘋”这几个名字中的“蘋”,都不能写成“苹”。一些地方植物志(如《河北植物志》)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植物志》未能注意到,所以这几个名字在第6卷第2分册上出现时,都写错了。
  (15)秋:秋子梨Pyrus ussuriensis(蔷薇科)中的“秋”,是“楸”字之误。楸子Malus prunifolia是同科苹果属植物,果实球形,楸子梨得名于其野生种类的果实形状、大小与楸子相似。
  (16)苔:这个字有两读,读tai1时只用于“舌苔”一词,读tai2时则指“苔藓”的“苔”。其后一读音的同音字“薹”则有三个义项,一是“薹草”,即Carex属(莎草科)植物,二是某些植物的花莛(如“蒜薹”),三是“芸薹”,即Brassica campestris,为十字花科蔬菜。由于《简化字总表》规定“臺”简作“台”,有的人就把“薹”也简作“苔”,致使二字混淆,殊不知“臺”是属于不能类推的简化字,以“臺”为偏旁的字,如果《简化字总表》没有规定,其中的“臺”是绝不能简化为“台”的。《植物志》第12卷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薹草”没有作“苔草”,但在较早出版的其他卷册中,仍有“泽苔草”“芸苔”“酸苔菜”这样的误用,均应纠正。反过来,“川苔草”、“苦苣苔”(以及所有带“苣苔”的中文名)中用作拟形的“苔”字也不能写成“薹”。
  (17)葶:这个字只有一个用途,即出现在复合词“葶苈”中,指十字花科的一个属Draba。它有一个同音字“莛”,指的是某些植物的茎,“花莛”则指某些植物(多为无地上茎植物)的花梗或总花梗。“莛”字甚为古老,最早见于《说文解字》,至今在口语中仍有一定的使用频率(《现汉》举了一个例是“麦莛儿”),而“葶”则是很晚的后起字。因此,“莛”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写成“葶”,但是《植物志》恰恰相反,除了忍冬科的莛子藨属Triosteum外,所有应该用“莛”字的地方都误用了“葶”。由此牵涉到的种级和种下等级中文名多达53个,如花葶薹草、实葶葱、长葶报春、多葶蒲公英等,甚至菊科还有一个属名葶菊属Cavea也错了。这些误写的“葶”字全都应该纠正为“莛”(仅报春花科的葶立钟报春Primula firmipes依其字义,正作“亭立钟报春”似更好)。
  (18)芽:在龙芽草属Agrimonia(蔷薇科)中,芽是“牙”的别字。这个属植物的果实顶端有钩刺,可以挂在动物的皮毛或人的衣服上传播,“龙牙”一名正是对这个特征的生动描述,写成“龙芽”则不可解。
  (19)呆:这个字原有ai2、dai1二读(《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已经废除了ai2的读音,统读dai1)。崖白菜属Triaenophora(玄参科)仅2种,分布于我国湖北省,均生于悬崖石缝中,故名。由于在湖北方言中,崖字读如普通话ai2的对应音(实际上在北京土话中也有这个读音,如昌平区的地名沟崖的“崖”习惯就读ai2而不是ya2),故《植物志》玄参科作者误将此字记为“呆”,以致意义晦涩。今宜正为“崖”字,这个属名便成了一个很好地反映了生境特征的名字。
  (20)荫:此字有二读,植物名字中只用yin1的读音,意为“树荫,林荫”,如喜荫草属Sciaphila(霉草科)、林荫千里光Senecio nemorensis(菊科)、荫生鼠尾草Salvia umbratica(唇形科)等。但是“阴地”的阴不能写作“荫”,荫地冷水花Pilea pumila var. hamaoi(荨麻科)、荫地蓼Polygonum umbrosum(蓼科)中的“荫”都是“阴”的别字。
  此外,菊科的风毛菊属Saussurea中的“风”字,可能也是“凤”字之误。但因为风毛菊是个大属,如要改动这个字,会造成很多名字的变动,而且“风”“凤”同音不同调,改变之后会造成读音的混乱,又鉴于现在“风毛菊”这一写法远较“凤毛菊”流行,故笔者在此不做变动。
  地名的别字(为行文方便,地名中的异体字也一并放到这里讨论)有:
  (1)巴朗:巴朗杜鹃Rhododendron balangense(杜鹃花科)中的“巴朗”是“巴郎”之误。巴郎山为四川省西部邛崃山的一段。
  (2)澂江:“澂”是“澄”的异体字,故澂江狗牙花Ervatamia chengkiangensis(夹竹桃科)应作“澄江狗牙花”。澄江县位于云南省,是著名的“澄江动物群”古化石的发现地。
  (3)葱岑:葱岑蒲公英Taraxacum pseudominutilobum(菊科)中的“葱岑”为“葱岭”之误。葱岭为喀喇昆仑山的古称。
  (4)丛化:丛化柃Eurya metcalfiana(山茶科)中的“丛化”是“从化”之误。从化为广东省市名。
  (5)大砲:“砲”是“炮”的异体字,故大砲马先蒿Pedicularis tapaoensis(玄参科)应作“大炮马先蒿”。大炮山为邛崃山山峰名。
  (6)峨嵋:峨眉山,旧亦作“峨嵋山”,现在的地名标准化规范中已将“嵋”字作为异体。故此,峨嵋溲疏Deutzia pilosa(虎耳草科)和峨嵋马先蒿Pedicularis omiiana(玄参科)应正作“峨眉溲疏”和“峨眉马先蒿”。
  (7)鸳銮鼻:鸳銮鼻铁线莲Clematis terniflora var. garanbiensis(毛茛科)中的“鸳銮鼻”是“鹅銮鼻”之误。鹅銮鼻为台湾岛的最南端。
  (8)风庆:风庆小檗Berberis holocraspedon(小檗科)、风庆豆腐柴Premna crassa var. yui(马鞭草科)中的“风庆”均是“凤庆”之误。凤庆为云南县名。
  (9)蒿苹:蒿苹四蕊槭Acer tetramerum var. haopingense(槭树科)中的“蒿苹”是“蒿坪”之误。蒿坪为陕西省太白山小地名。
  (10)井岗:井岗柳Salix leveilleana(杨柳科)、井岗山杜鹃Rhododendron jinggangshanicum(杜鹃花科)中的“井岗”均是“井冈”之误。井冈山位于江西省井冈山市境内,是著名的革命老区。
  (11)禄春:禄春谷木Memecylon luchuenense(野牡丹科)、禄春安息香Styrax macranthus(安息香科)中的“禄春”均是“绿春”之误。绿春为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县名。
  (12)木坪:木坪金粉蕨Onychium moupinense(中国蕨科)中的“木坪”是“穆坪”之误。穆坪镇是四川省宝兴县政府驻地。
  (13)纳拥:纳拥合耳菊Synotis nayongensis(菊科)中的“纳拥”为“纳雍”之误。纳雍为贵州西部县名。
  (14)南头:南头大头茶Gordonia axillaris var. nantoensis(山茶科)中的“南头”是“南投”之误。南投为台湾县名。
  (15)普蓝:普蓝翠雀花Delphinium pulanense(毛茛科)中的“普蓝”是“普兰”之误。普兰为西藏县名。
  (16)清河:清河糙苏Phlomis chinghoensis(唇形科)中的“清河”是“青河”之误。青河为新疆县名。
  (17)邱北:邱北冬蕙兰Cymbidium qiubeiense(兰科)、邱北铁线莲Clematis chiupehensis(毛茛科)、邱北猪屎豆Crotalaria qiubenensis(豆科)中的“邱北”都是“丘北”之误。丘北县为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县名。
  (18)搭山:搭山獐牙菜Swertia tozanensis(龙胆科)中的“搭山”为“塔山”之误。塔山为台湾阿里山脉的主峰。
  (19)大鲁阁:大鲁阁叉柱兰Cheirostylis tatawakii(兰科)、大鲁阁小米草Euphrasia tarokoana(玄参科)中的“大鲁阁”均是“太鲁阁”之误。太鲁阁为台湾地名。
  (20)太山:太山柳Salix taishanensis(杨柳科)中的“太山”是“泰山”之误。泰山位于山东省泰安市境内,为五岳之一,是中华名山。
  (21)武葳山:台湾枇杷武葳山变型Eriobotrya deflexa f. buisanensis(蔷薇科)中的“武葳山”是“武藏山”之误。武藏山为台湾东部山峰名。按上文第二节“和种下等级有关的中文名订正”中论述的种下等级命名订正法,这个名字应正作“武藏山枇杷”。
  (22)西周:西周赤瓟Thladiantha nudiflora var. bracteata(葫芦科)中的“西周”为“西固”之误。西固现为甘肃省兰州市市辖区名。
  (23)雅龙江:雅龙江风毛菊Saussurea hultenii(菊科)中的“雅龙江”为“雅砻江”之误。雅砻江是长江支流,四川西部著名大河。
  (24)英吉利:英吉利茶藨子Ribes palczewskii(虎耳草科)中的“英吉利”是“英吉里”之误。英吉利是English(意译为“英格兰的”)的音译,英吉里是大兴安岭山峰名,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25)越隽:越隽川木香Dolomiaea denticulata(菊科)中的“越隽”为“越嶲”之误。越嶲为四川省西南部县名(今作越西)。
  (26)扎多:扎多点地梅Androsace alaschanica var. zadoensis(报春花科)中的“扎多”是“杂多”之误。杂多为青海县名。
  (27)准喀尔:准喀尔黄芩Scutellaria soongorica(唇形科)中的“准喀尔”是“准噶尔”之误。准噶尔为来自蒙古语的地域名,指我国新疆北部准噶尔盆地一带。
  另外,阿墩小檗Berberis muliensis var. atuntzeana(小檗科)和阿墩紫堇Corydalis atuntsuensis(罂粟科)中的“阿墩”,为阿墩子的简称。阿墩子是云南省德钦县政府驻地升平镇的旧称,为藏语音译,简为“阿墩”是不恰当的,上述二类群的加词也是“阿墩子”全名的拉丁文对写,并未省去“子”字。何况《植物志》中另有阿墩子龙胆、阿墩子马先蒿、阿墩子假冷蕨、阿墩子虎耳草四名,其中的“阿墩子”并未简称。为统一、准确起见,“阿墩小檗”和“阿墩紫堇”应正作“阿墩子小檗”和“阿墩子紫堇”。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订正仅限于地名中的异体字、别字;由于政区的变革造成的地名改变则未予考虑。如海南省崖县,今为三亚市,但“崖县扁担杆”“崖县球兰”“崖县叶下珠”并不改名为“三亚扁担杆”“三亚球兰”“三亚叶下珠”。这是因为政区的变动是年年都在发生的,如果要求植物名称中的政区名也随之变动,不仅有违保持植物中文名稳定的原则,而且改不胜改。同理,虽然四川省越嶲县今已简写成越西县,但上面提到的越嶲川木香也不作“越西川木香”。
  此外,禾本科还有一个波陂雀麦Bromus popovii,其中的“波陂”是种加词popovii的音译,而这个种加词来源于俄罗斯姓氏Popov。虽然音译比较自由,用“波陂”来译popovii本身并无不妥,但“陂”不仅是个冷僻字,还是个多音字,有bei1、po1、pi2三读,在《植物志》植物名称中,“陂”字仅此一用,仅为了这一个音译就使用一个冷僻字、多音字,是有违植物中文拟名易记、易读的原则的,故笔者建议这种植物的中文名按Popov这个姓氏的通译“波波夫”,改为“波波雀麦”。
  最后,属于偶然出现的误写、误印,有下面这些名字(按原名音序排列),就不一一解释了:
  误       正     学名
  长果锣锅底   长果罗锅底        Hemsleya macrosperma var. oblongcarpa
  长叶纽子果   长叶钮子果        Ardisia virens var. annamensis
  称杆树     秤杆树                Maesa ramentacea
  二岐山蚂蝗   二歧山蚂蝗        Desmodium dichotomum
  甘菊稳舌甘菊变种 隐舌甘菊        Dendranthema lavandulifolium var. discoideum
  观尝龙胆    观赏龙胆        Gentiana prolata
  黄岑母草    黄芩母草        Lindernia scutellariiformis
  及已      及己                Chloranthus serratus
  结壮飘拂草   结状飘拂草        Fimbristylis rigidula
  兰猪耳     蓝猪耳                Torenia fournieri
  骆驼逢     骆驼蓬                Peganum harmala
  毛白棘豆    白毛棘豆        Oxytropis ochrantha var. albopilosa
  毛脉柳卵    毛脉柳兰        Epilobium angustifolium subsp. circumvagum
  拟砚壳花椒   拟蚬壳花椒        Zanthoxylum laetum
  拟硬叶银穗茅  拟硬叶银穗草Leucopoa pseudosclerophylla
  纽子果     钮子果                Ardisia virens
  纽子果(原变种) 钮子果(原变种)Ardisia virens var. virens
  台湾及已    台湾及己        Chloranthus serratus var. taiwanensis
  陀罗果雪胆   陀螺果雪胆        Hemsleya turbinata
  驼驼蒿     骆驼蒿                Peganum nigellastrum
  莴荀      莴笋                Lactuca sativa var. angustata
  雅跖花叶报春  鸦跖花叶报春Primula oxygraphidifolia
  砚壳花椒    蚬壳花椒        Zanthoxylum dissitum
  砚壳花椒(原变种) 蚬壳花椒(原变种)Zanthoxylum dissitum var. dissitum
  樟子松     獐子松                Pinus sylvestris var. mongolica
  还有一个矽镁马先蒿Pedicularis sima(玄参科),其中的“矽”是化学元素硅的旧称,这一名称可以改为“硅镁马先蒿”。

四、读音的统一

  要实现植物中文名读音的统一(包括普通话读音的统一和方言读音的统一,本文只讨论普通话读音的统一),需要完成以下几步工作:第一,植物中文名中多音字的整理;第二,单音字的准确定音;第三,白读的审订。
  具体说来,多音字的整理显然是中文名读音统一首先要做的工作,它们往往是造成读音混乱的主要原因。知道了植物中文名中有哪些多音字,在以后的拟名中,就可以有意地回避使用这些字的破读音。而且对于计算机检索来说,如果不将多音字的读音弄清楚,就无法实现真正的按音序排列。
  在多音字整理完成之后,下一步自然是单音字的准确定音。当然,这里的单音字,指的是在植物中文名中只有一个读音的字;有的字在整个语言环境中是多音字,但其他的读音并不用于植物中文名,如中有zhong1、zhong4二读,在一般语境中都很常见,但在植物中文名中,就只有zhong1这一个读音,这种字也属于这里所说的“单音字”的范畴。
  这两步工作完成之后,植物中文名的文读读法就得到了统一。植物中文名的文读读法(一般用普通话读音代表)是它在汉语一切方言中的白读读法(如果存在的话)的基础,有了这个统一的文读读法基础,就可以根据各方言自己的特点,规定某些植物中文名在各方言中的白读读法。普通话是以北京方言为基础的,北京方言的白读非常丰富,所以普通话的白读也很丰富,对植物中文名来说,主要体现在儿化、轻声和部分字音白读这三点上。由于时间精力所限,笔者未能对种中文名的白读进行审订,下文仅对科、属中文名的白读进行了论述。为了行文方便,部分字音白读的问题提前放到“多音字的整理”一段中讨论。
1. 多音字的整理:
  经整理,《植物志》中文名中共有55个多音字(壳、爪、芥这三个字属于普通话的文读和白读的区别),占所使用的全部字数的2.2%。其中属中文名和种(含种下等级)中文名中都有的有20个,仅在种中文名中出现的有35个,下面分别讨论(均按该字的破读音音序排列):
  属中文名和种中文名中都有的多音字(举属中文名以赅该属中种中文名):
  (1)藨: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植物名用字,读音一直比较混乱。《说文解字》只记载它的一个意义是指“鹿藿”,这个意义已经不用于今天的植物名了。它还有另外两个意思,一指悬钩子属Rubus(蔷薇科)的一些结多汁、可食的果实的植物,一指藨草属Scirpus(莎草科)植物,则均用于今天的植物名。《现汉》虽然收录了此字,但只记载了一个读音biao1,在这个读音下也只记载了“藨草”这一个义项。因此,“藨草”的藨读biao1是没有问题的,但用做“悬钩子”一义的“藨”字,是否也应读biao1呢?
  传统上,这个义项有两读,一为biao1(《广韵》为甫娇切,下引反切均出自《广韵》),一为pao1(普袍切)。从减少字音复杂性、使植物中文名易读的原则考虑,这个义项似乎应该同样读biao1,从而使藨成为一个单音字。但是《植物志》悬钩子属中有许多带“泡”字的植物名,如“空心泡”“插田泡”“大乌泡”“高粱泡”“蛇泡筋”“栽秧泡”之类,上文已述,这些“泡”字实际上是“藨”的别字。很显然,在这些俗名来源地的方言中。“藨”和“泡”是同音的,对应的是普通话的pao1,只不过因为“藨”字过于冷僻,当初记录这些名字的学者一时找不到这个读音的本字,就用“泡”字做了替代。既然“藨”的这个pao1的读音在方言中还有一定的生命力,而且如果将藨字规定统读为biao1,则《植物志》收录的这些带“泡”字的植物名在正字之后读音就会发生变化,从而引而混乱,最好的解决的方法,当然是承认“藨”字pao1的读音,并用它作为“悬钩子”这个义项的唯一的正读。
  这样一来,不仅上述植物名中误写为“泡”字的“藨”字应读pao1,其他如藨寄生属Gleadovia(列当科,因寄生在悬钩子属植物根上而得名)、茶藨子属Ribes(虎耳草科,部分种结的果实和悬钩子一样多汗、可食)、莛子藨属Triosteum(忍冬科,所结红色肉质果实虽不能食,但外貌似悬钩子)中的“藨”,也均应读pao1。因此从涉及类群的数目和使用频率上看,pao1实际上才是“藨”字的正读,而藨草的“藨”的读音biao1是破读。
  (2)柏:这个字作“松柏”的“柏”讲时,读如字,即bai3。但《现汉》还收了它bo2、bo4两个破读。其中,读bo4时仅用于“黄柏”,而这是“黄檗”的异体。读bo2时则是译音用字,虽然《现汉》仅举了“柏林”一例,但其他如柏拉图(Plato)、库柏(Cooper)等音译词中的“柏”也都读bo2。柏拉木属Blastus(野牡丹科)中的“柏拉”也是其属名的音译,因此也应该读bo2,而不读bai3。
  (3)薄:这个字是个入声字,原本只有一个读音,但在普通话中,却发展出了bao2、bo2、bo4三个读音,而且意义已经各不混淆了。其bao2的读音专门指“厚薄”的“薄”,bo2表示“稀疏”之义,bo4则专门用于“薄荷”一词。因此,《植物志》的植物中文名中,薄荷属Mentha和美国薄荷属Monarda(均为唇形科)中的“薄”读bo4,“薄雪火绒草”“薄毛茸荚红豆”“薄毛粗叶榕”“薄毛委陵菜”等个别名字中表“稀疏”之义的“薄”读bo2,其他表“厚薄”之义的“薄”均读bao2,“薄”字也就成为《植物志》的植物中文名中唯一一个有三个不同读音的多音字。
  (4)藏:在植物名中,绝大多数的“藏”是“西藏”的简称,读zang4,唯独在藏掖花属Cnicus(菊科)、藏药木属Hyptianthera(茜草科)和藏蕊鸡骨柴Elsholtzia fruticosa f. inclusa(唇形科,即《植物志》上的“鸡骨柴藏蕊变型”)三个名字中表示“隐藏”之意,读cang2。还有一个武藏山枇杷Eriobotrya deflexa f. buisanensis(蔷薇科,即《植物志》上的“台湾枇杷武藏山变型”)中的“藏”也读zang4。
  (5)大:这个字在植物名中极常见,绝大多数情况下读da4,仅在大黄属Rheum(蓼科)中读dai4。除了这个属的植物外,其他读dai4的仅有大黄橐吾Ligularia duciformis一个(指其叶子像大黄),而“大黄檗”“大黄药”“大黄柳”“大黄花堇菜”等名中的“大黄”和大黄属毫无关系,仍读da4。
  (6)倒:大部分情况下读dao4,为形容词,表示“颠倒的”之意,但在熏倒牛属Biebersteinia(牻牛儿苗科)和攀倒甑Patrinia villosa(败酱科)这两个名字中,为动词补语,读dao3。
  (7)杆:上文已述,这个字有gan1、gan3二读,表示“有一定用途的细长的木头或类似的东西”之义时,读gan1,仅见于“花旗杆”、“旗杆芥”二名;表示“器物的像棍子的细长部分”之义时,读gan3,如“扁担杆”“箭杆风”“箭杆杨”“酸脚杆”“秤杆树”等均取这个读音。
  (8)干:此字一般读gan1,但在绿干柏Cupressus arizonica(柏科)和直干蓝桉Eucalyptus maideni(桃金娘科,《植物志》误作“直杆蓝桉”)中做“树干”讲时,读gan4(这时其繁体字为“幹”或“榦”)。射干Belamcanda(鸢尾科)的干字,在繁体字中仍作“干”,故只能读gan1,而不能读gan4。至于“射”字,古有she4、ye4二读,其中ye4是一个十分冷僻的破读音,宜废,只读she4。
  (9)葛:此字作植物名时一般读ge2,但在诸葛菜属Orychophragmus(十字花科)中读ge3。在作译音用字时,也读ge3,所以葛萝槭Acer grosseri(槭树科)、锐颖葛氏草Garnotia acutigluma(禾本科)中的“葛”均读ge3。
  (10)行:在一般语境中,这个字读xing2为读如字,读hang2则为破读,但在植物名时,读hang2的情况和读xing2的一样多。所有带地名“太行”的植物名如太行菊、太行花、太行铁线莲、太行阿魏等,以及二行芥属Diplotaxis(十字花科)、单行节肢蕨Arthromeris wallichiana(水龙骨科)、单行贯众Cyrtomium uniseriale(鳞毛蕨科)、行柑Citrus reticulata cv. Hanggan中的“行”都读hang2,读xing2的则有阴行草属Siphonostegia(玄参科)、独行菜属Lepidium(十字花科)、平行鳞毛蕨Dryopteris indusiata(鳞毛蕨科)、留行草Blastus ernae(野牡丹科)、独行千里Capparis acutifolia(山柑科)、爬行马先蒿Pedicularis reptans(玄参科)、匍行狼牙委陵菜Potentilal cryptotaeniae var. radicana(蔷薇科)这些名字。
  (11)壳:这个字也是入声字,原本只有一个读音,但在普通话中有qiao4和ke2两读,前者为文读,后者为白读。显然,若用植物中文名的文读读法,所有的“壳”都应读qiao4。但鉴于“壳”的这两个读音相差太大,而且声母也不相同,把它看成一个多音字也是可以的。带“壳”字的植物名,如贝壳杉、红厚壳、厚壳桂、厚壳树、壳菜果、山壳骨等,其中的“壳”字基本都出现在口语中很少使用的复合词(如“壳菜”)和准复合词(如“红壳”“厚壳”之类)中,仅“贝壳”在口语中比较常见。植物中文名本身是一套书面语系统,所以口语读音能少用就应少用,鉴此,笔者建议,在属种中文名中,除“贝壳杉”的壳读ke2外,其余“壳”字宜一律读qiao4。
  此外,蕨类植物还有一个科名叫蚌壳蕨科Dicksoniaceae(模式属我国不产)。和“贝壳”类似,其中的“壳”字也以读ke2为好。
  (12)蚂:在植物名称中,这个字只出现在“蚂蝗”“蚂蚁”和“蚂蚱”这三个原本表示动物的词中。前二者中的蚂读ma3,“蚂蚱”的蚂读ma4,是不难区分的。
  (13)蒙:读如字时,音meng2,作音译字时,音meng3。在植物中文名中,这两个读音都很常见。纯大多数读meng3的场合,“蒙”都作“蒙古”解,如蒙椴、蒙菊、蒙桑等,或出现在“蒙古”一词中,如蒙古韭、蒙古蒿、蒙古葶苈等,仅一个蒙氏马先蒿Pedicularis monbeigiana(玄参科)中的“蒙”是其他专有名词的音译字。读meng2时,意义则比较多样,主要是出现在“蒙自”(县名,为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首府)和“乌蒙”(山名,在云南、贵州交界处)这两个地名中,此外还有蒙蒿子属Anaxagorea(番荔枝科)、密蒙花Buddleja officinalis(马钱科)、罗蒙常山Dichroa yaoshanensis(虎耳草科)和蒙山附地菜Trigonotis tenera(紫草科)四名。
  (14)泡:上文第三节“正字”中“异体字的订正”一段中已述,这个字有pao1、pao4二音,读pao1时意为“虚而松软,不坚硬”,如泡桐属、泡滑竹、泡沙参等,读pao4时意为“泡沫”“像泡沫的”。植物中文名中表示“鼓起的中空物”之义的“泡”,笔者在上文已建议作为“脬”的异体字。
  (15)荠:除在“荸荠”一词中读qi2(口语中常念轻声)外,其余场合均念ji4。
  (16)尿:此字在植物中文名中一共只出现4次,在马尿藤Campylotropis bonatiana(豆科)和尿罐草Corydalis moupinensis(罂粟科)中读niao4,但在马尿脬属Przewalskia和马尿脬P. tangutica(均为茄科)中则读sui1。
  (17)芫:此字在植物中文名一共只出现8次,但其中却有3个属名。这7个名字是:芫荽属Coriandrum、芫荽C. sativum(均为伞形科)、山芫荽属Cotula、山芫荽C. hemisphaerica、芫荽菊C. anthemoides(三者均为菊科)、水芫花属Pemphjs、水芫花P. acidula(均为千屈菜科)和芫花Daphne genkwa(瑞香科)。前5个含“芫荽”的名字中的“芫”,读yan2,后3个含“芫花”的名字中的“芫”,则读yuan2。
  (18)柚:此字一般作“橘柚”的“柚”讲,读you4,仅在柚木属Tectona和柚木T. grandis(马鞭草科)中读you2。
  (19)爪:此字虽然不是入声字,但在普通话中,也有意义几乎没有差别的文读和白读两个读音,文读为zhao3,白读为zhua3。根据上面“壳”字下所述的口语读音尽量少用的处理原则,笔者建议仅盐爪爪属Kalidium(藜科)、金爪儿Lysimachia grammica(报春花科)这两个口语色彩十分浓厚的名字中的“爪”读zhua3,其他名字,如鹰爪花、爪耳木、大爪草、猫爪藤、假鹰爪、鸡爪草、东爪草、龙爪茅、鹰爪豆、鸡爪簕等,其中的“爪”宜均读zhao3。
  (20)钻:在多数情况下,此字为名词,读zuan4,如钻喙兰、钻柱兰、假钻毛蕨等。但在个别名字中作动词,读zuan1,这些名字包括钻天柳属Chosenia(杨柳科)、钻地风属Schizophragma(虎耳草科)、钻天杨Populus nigra和小钻杨P. ×xiaozhuanica(均为杨柳科)等。
  最后要讨论一下“杉”字的读音。这个字原本只有shan1一个读音,但普通话吸收了吴方言的sha1的读音,遂使之成为有文白二读的多音字。据笔者所知,在植物学界,把此字统读为sha1的人是相当多的。但据《现汉》,这个sha1的读音仅出现在“杉篙”“杉木”二词中,其他情况下均应读shan1。
  那么杉木属Cunninghamia(杉科)的“杉”是否应该读sha1呢?《现汉》对“杉木”一词的解释是:杉(shan1)树的木材。这就是说,只有在指Cunninghamia lanceolata这种植物的木材时,“杉木”中的“杉”才读sha1。但是作为植物名称的“杉木属”和“杉木”两词中的“木”,作“木材”解似不妥,似乎作“树木”解才更合理。比如像灰叶杉木C. l. cv. Glauca和软叶杉木C. l. cv. Mollifolia这两个名字,显然不能理解为“灰叶杉树的木材”或“软叶杉树的木材”。因此,“杉木”在作为植物名称时,“杉”字仍应读shan1,不读sha1。诚然,我们可以认为“杉木”一名是来源于“杉树的木材”这个本义,而实际上,这种来源的植物名称也确实有不少,如红木Bixa orellana(红木科)、蚬木Excentrodendron hsienmu(椴树科)、轻木Ochroma lagopus(木棉科)、铁木Ostrya japonica(桦木科),其中的“木”本义都是“木材”。但这至多说明,现在“杉木”一词中的“木”作“木材”和“树木”两义讲是都可以说通的。既然如此,何必仅仅为了一个并不是“杉木”的唯一解释的“杉树的木材”之义,就在中文植物名中生生保留一个两读音使用频率严重不对称的多音字?
  因此,恰恰和流行的念法完全相反,笔者建议,所有植物中文名中的“杉”,均应统读为shan1。
  仅在种名中出现的多音字:
  (1)把:多读ba3,仅在刀把木Cinnamomum pittosporoides(樟科)、长把马先蒿Pedicularis longistipitata(玄参科)、伞把竹Fargesia utilis(禾本科)三名中读ba4。
  (2)卜:在“萝卜”一词中读bo(轻音),是“蔔”的简化字。但在勒加卜蕉Musa nagensium(芭蕉科)和拉卜楞杜鹃Rhododendron labolengense(杜鹃花科)二名中为音译字,不是“蔔”的简化字,读bu3。
  (3)埔:广东东部县名“大埔”中的“埔”读bu4,为地名特殊读法(粤方言中“埔”只有这一个读音,但在普通话中,除大埔外的其他地名中的“埔”仍读pu3,如黄埔)。含这一地名的植物名如大埔杜鹃、大埔槭等。在东南亚国名“柬埔寨”中,埔读pu3,如柬埔寨子楝树、柬埔寨草胡椒。
  (4)场:杨在植物名中虽仅出现5次,却有3个是破读。常用的chang3的读音仅用于牧场黄芪Astragalus pastorius(豆科)、草场蝇子草Silene platyphylla var. praticola(石竹科)二名。另三个土场白头婆Eupatorium japonicum var. tozanense(菊科)、龙场梅花草Parnassia esquirolii(虎耳草科)和猴场耳蕨Polystichum houchangense(鳞毛蕨科)中的“场”都出现在南方地名中,而南方地名中的“场”多做“集市”解,这时应读chang2而不是chang3。
  (5)当:仅在小叶当年枯Arctous microphyllus(杜鹃花科)一名中读dang4,其余情况均读dang1。
  (6)地:这是植物名称中很常用的一个字,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读di4,仅忽地笑Lycoris aurea(石蒜科)一名中作形容词的副词化后缀时,读de轻声。这个读音完全是口语,没有对应的文读。其他没有“地”这个后缀的方言都是按di4的读音将这个字转换到自己的语音体系里的。
  (7)肚:本读du4,但在作“用作食品的动物的胃”解时,读du3。符合这一意义的植物中文名有两个,即牛叠肚Rubus crataegifolius(蔷薇科)和猪肚木Canthium horridum(茜草科)。另有一个鱼肚腩竹Bambusa gibboides(禾本科)中的“肚”则因为出现在“肚腩”这个复合词中而仍读du4。
  (8)发:在植物名中,多数情况下读fa4,意为“头发”,仅甜橙的一个品种贾发脐橙Citrus sinensis “Jaffa”(芸香科)中的“发”因为是音译字而读fa1。
  (9)菲:多数情况下读fei1,为音译字,仅菲叶猕猴桃Actinidia cinerascens(猕猴桃科)中的“菲”意为“菲薄”而读fei3。
  (10)芥:此字在普通话中文读为jie4,白读为gai4,且gai4只出现在“芥蓝”“芥菜”两词中。其中“芥菜”又是一个多音词,读jie4 cai4时指Brassica juncea的原变种,读gai4 cai4时仅是B. j. var. foliosa(均为十字花科)这个变种的俗称,而且正写应为“盖菜”。在《植物志》的中文植物名中,芥蓝B. alboglabra(亦为十字花科)的芥应读gai4,是没有问题的,但“芥菜”一词单用时仅用于B. juncea的种和原变种,这时应读jie4,至于B. j. var. foliosa,《植物志》上叫“大叶芥菜”,这里的“芥菜”并未单用,而且显然是继承自种名,所以读gai4 cai4是不合适的。综上所述,《植物志》中文植物名中,只有芥蓝的“芥”读gai4,其余均读jie4。
  (11)莞:刺子莞属Rhynchospora(莎草科)中的“莞”用的是本义,读guan1,而东莞润楠Machilus longipes(樟科)中的莞应破读为guan3,是地名的特殊读音(当然,大部分人对这一破读比对本读熟悉)。东莞为广东市名。
  (12)华:大部分情况下读hua2,仅在“华山”这个地名中读hua4。以“华山”为名的植物共有11个类群,如华山新麦草、华山野丁香、华山松、华山马鞍树等。华山位于陕西省,为我国名山,又名西岳。但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华”和“山”的连用都是“华山”这个地名,华山姜、华山楝、华山矾、华山竹、华山蒌这五个名字中的“山”字是连后的,“华”单独表示“中华”之意,因此仍读hua2。
  (13)奇:仅在奇羽鳞毛蕨Dryopteris sieboldii(鳞毛蕨科)一名中读ji1,其余情况下读qi2。
  (14)间:在间序豆腐柴、间序狗尾草、间断委陵菜、黄金间碧竹等8个名字中,“间”做“间断”解,读jian4,其余情况下读jian1。
  (15)降:这个字在植物名中一共只出现4次,其中降香Dalbergia odorifera(豆科)的“降”读jiang4,而降龙草Hemiboea subcapitata、密齿降龙草H. s. var. denticulata、污毛降龙草H. s. var. sordidopuberula(均为苦苣苔科)三名中的“降”读xiang2。
  (16)枸:枸头橙Citrus aurantium(芸香科)中的“枸”来自“枸橼”一词,因而应读ju3,另两个复合词“枸骨”和“枸杞”中的“枸”均应读gou3。
  (17)筠:冷僻字。在筠竹Phyllostachys glauca(禾本科)中读yun2,在筠连雪胆Hemsleya pengxianensis(葫芦科)中读jun1,为地名特殊读法。筠连为四川省南部一县名。
  (18)莨:在“莨菪”中读lang4,在“薯莨”中读liang2。
  (19)量:在“无量山”这个地名中读liang4,如无量山铁角蕨、无量山小檗、无量山箭竹等。无量山为云南省山脉名。其他情况读liang2,如量天尺、度量草、小叶度量草等。
  (20)绿:也是植物名称中的常用字。大部分情况下读如字,即lv4,仅在“鸭绿”这个地名中读破为lu4,如鸭绿蔷薇、鸭绿乌头、鸭绿薹草等。鸭绿江为中朝界河。
  (21)漂:此字在植物名中仅出现2次,在漂筏薹草Carex pseudo-curaica(莎草科)中读piao1,在漂亮风毛菊Saussurea bella(菊科)中读piao4。
  (22)翘:此字读如字时,音qiao4,如翘喙马先蒿、翘距虾脊兰、翘首杜鹃。但在“连翘”这个著名植物名称中读破为qiao2。
  (23)苣:绝大多数情况下读ju4,仅在苣荬菜Sonchus arvensis(菊科)中读qu3。
  (24)撒:此字在植物名中也只出现2次,在撒金碧桃Amygdalus persica f. versicolor(蔷薇科)中读sa3,在撒尔维亚Salvia officinalis(唇形科)这个音译的植物名中读sa1。
  (25)散:本义是指一种中药制剂名时,读san3,如铁箍散、赤胫散、通光散、拔毒散等。作形容词、意为“零散,不集中”时,也读san3,仅用于散毛樱桃Cerasus patentipila(蔷薇科)和散痂虎耳草Saxifraga diffusicallosa(虎耳草科)二名。其余情况下读san4。
  (26)莎:大部分情况下读suo1,仅在莎车柽柳Tamarix sachuensis(柽柳科)中读sha1,为地名特殊读法。莎车为新疆县名。
  (27)少:大部分情况下读shao3,仅在少年红Ardisia alyxiaefolia(紫金牛科)中读shao4。
  (28)缩:大部分情况下读suo1,仅在缩砂密Amomum villosum(姜科)中读su4,为中药材名传统读法。
  (29)台:大部分情况下读tai2(多指“台湾”),仅在“天台”这个地名中读tai1,包括天台铁线莲、天台阔叶槭、天台鹅耳枥和天台小檗四名。天台山为浙江中部山名。
  (30)弹:此字在植物名中少用,在金弹Fortunella “Chintan”(芸香科)、紫弹树Celtis biondii、异叶紫弹树C. b. var. heterophylla和黑弹树C. bungeana(均为榆科)中做名词,读dan4。在弹裂碎米荠Cardamine impatiens(十字花科)和弹刀子菜Mazus stachydifolius(玄参科)中做动词,读tan2。
  (31)鲜:凡出现在“朝鲜”这一国名中,均读xian3,其余读xian1。
  (32)相:出现在地名和人名中时,读xiang4,包括相岭南星Arisaema smithii(天南星科)、大相岭蹄盖蕨Athyrium daxianglingense(蹄盖蕨科)和相马石杉Huperzia somai(石杉科)。其中(大)相岭是四川西南部山名,相马为日本人名。其他情况下读xiang1。
  (33)宿:多数情况下读su4,仅出现在“星宿”一词中时读xiu4,包括矮星宿菜Lysimachia pumila和多育星宿菜L. prolifera(均为报春花科)二名。与二者同属的红根草L. fortunei,如为了避重名而改为“星宿菜”的话(详见上文第一节“改重名”中的相关论述),其中的“宿”自然也读xiu4。
  (34)椅:这个字在植物名称中极少见。在椅子竹Dendrocalamus bambusoides(禾本科)一名中读如字,即yi3。但在椅杨Populus wilsonii及其变型短柄椅杨P. w. f. brevipetiolata和长果柄椅杨P. w. f. pedicellata(均为杨柳科)三名中,“椅”字的本义是指山桐子Idesia polycarpa(大风子科),此处用来拟形,故应按这一义项的破读音,读为yi1。
  (35)长:这个字在植物名称中极常见,绝大多数情况下读chang2,仅在徐长卿Cynanchum paniculatum(萝藦科)一名中读zhang3。
2. 单音字的准确定音:
  下面列出《植物志》植物中文名中因冷僻而不易读准的单音字,以及读音存在混乱状况、需要讨论厘正的单音字共616个(占全部使用字数的四分之一强),按笔画排列(其中有11个字GBK字库中无简化字,暂按其繁体笔画排列,这11个字是:紏、穇、薲、簩、繸、蘋、蘡、蘵、欓、虉、圞)。为方便读者作进一步研究,笔者还对一些字义作了解释。本段的写作参考了Artemisia整理的“植物生僻字集”(未发表),特此致谢。为节省篇幅,所举之例不再给出学名和所属科,而且均选自按上述第一至三节所述方法订正后的《植物志》植物名录,遇有和《植物志》实收名称不同时,不再作说明。
  (1)了:音liao3,见于“了墩黄芪”、“了哥王”二名。普通话中“了”作助词时的读音le(轻声)不用于植物中文名。
  (2)儿:在植物中文名的文读读法中,此字统读为er2,但在普通话白读中,大部分“儿”字是表儿化的后缀,详见下文“科属中文名的普通话白读”一段。
  (3)叉:在植物中文名中统读为cha1,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4)子:在植物中文名的文读读法中,统读为zi3,但在普遍话白读中,一部分做为名词后缀的“子”要读轻声,详见下文“科属中文名的普通话白读”一段。
  (5)什:音shi2,多出现在地名中,如米什米咖啡、喀什菊、克什米尔蝇子草。普通话中另有shen2一音,仅出现在“什么”一词中,不用于植物中文名。
  (6)冈:音gang1,如青冈、井冈山猕猴桃,不读gang3。
  (7)分:音fen1,另一读音fe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8)切:“切边铁角蕨”一名中的“切”读qie1而不是qie4。
  (9)刈:音yi4,见于“三刈叶吴萸”。
  (10)匹:音pi3,如五匹青、匹菊,不读pi2。
  (11)扎:在“阿扎蝇子草”和“扎鲁小叶杨”中都读zha1而不读其他音。
  (12)斗:音dou3,如蜂斗草、耧斗菜。另一读音dou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3)片:音pian4,如长片蕨、异片苣苔。另一读音pian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4)韦:音wei2,如瓦韦、石韦,不读wei3。
  (15)丕:音pi1,见于“春丕虎耳草”。春丕(谷)为西藏自治区亚东县的旧称。
  (16)乐:音le4,如伯乐树、乐东锥。另一读音yue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7)仔:音zai3,如米仔兰、仔榄树,不读zi3。含这个字的植物名都来自粤方言或闽方言。
  (18)们:音men2,见于“图们黄芩”和“图们薹草”二名。另一作人称代词复数后缀时的读音men(轻声)不用于植物中文名。
  (19)凹:音ao1,如凹舌兰、凹叶瑞香。另一仅在地名用字中出现的读音wa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0)刍:音chu2,如石龙刍、刍雷草。
  (21)卡:音ka3,只出现在地名、人名译音中,如浪卡子岩黄芪、斯里兰卡天料木、卡开芦等。另一读音qia3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2)头:在植物中文名的文读读法中,统读为tou2,但在普通话白读中,一部分做为名词后缀的“头”要读轻声,详见下文“科属中文名的普通话白读”一段。
  (23)宁:音ning2,如辽宁香茶菜、伊宁风毛菊。另一读音ni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4)尔:音er3。“瓶尔小草”一名中的“尔”虽然可能是“儿”的别字,但因此名使用甚广,其中“尔”字不宜当成儿化后缀。
  (25)扒:音ba1,见于“扒地蜈蚣”。另一读音pa2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6)札:音zha2,见于“札达黄芪”,札达为西藏县名。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27)术:音zhu2,见于苍术、白术、莪术、术叶合耳菊等名。这个读音是该字做植物名时的破读,其本读shu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8)正:音zheng4,如正里白、正宇耳蕨。另一读音zheng1仅用于“正月”一词,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9)穴:音xue2,如岩穴蕨、穴子蕨。不读xue4。
  (30)艽:音jiao1,用于“秦艽”一名。不读jiu3。
  (31)亚:音ya4,为普通话统读,其他的读音都是错误的。
  (32)任:“任豆”一名因是纪念我国著名教育家任鸿隽,故其中的“任”字读ren2而不读ren4。
  (33)佤:音wa3,见于“佤箭竹”。佤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之一。
  (34)兴:音xing1,如宝兴龙胆、兴安杜鹃。另一读音xi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5)冲:除“冲绳短肠蕨”外,这个字只出现在“腾冲”这个地名中,二者均读chong1。另一读音cho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6)吐:音tu3,如吐鲁番锦鸡儿、龙吐珠。另一读音tu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7)夹:在“夹竹桃”中读jia1而不读jia2。
  (38)孖:音ma1,见于“孖竹”。此字是粤方言词,意为“成对,双”。
  (39)曲:音qu1,如曲枝天门冬、弯曲碎米荠、鼠曲草。另一读音qu3 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0)朴:音po4,如朴树、大叶朴、朴叶楼梯草。这个读音是该字做植物名时的破读,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1)汗:在“阿富汗”中音han4。有人认为应该读han2,但考Afghanistan一词的字源,和作“可汗”简称的“汗”并无关系,因而是错误的。
  (42)百:音bai3,如百合、百金花、百山祖冷杉。广西地名百色的“百”,旧读bo2,此音今已废。
  (43)祁:音qi2,如祁连圆柏、祁门黄芩,不读qi3。
  (44)纤:音xian1,如纤花蒲桃、纤细柽柳。另一读音qia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5)肋:音lei4,如三肋果、肋柱花。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46)芋:音yu4,如海芋、茵芋,不读yu2。
  (47)芎:音xiong1,如山芎、川芎。
  (48)芏:音du4,见于“茳芏”和“短叶茳芏”二名。
  (49)芒:音mang2,如紫芒、芒苞草,不读wang2。
  (50)芨:音ji1,仅用于“芨芨草”一名。有的地方植物志上把“白及”写成“白芨”,这种写法是错误的,因此“芨”绝无ji2的读音。
  (51)血:音xue4,如血水草、龙血树。普通话中的白读xie3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52)观:音guan1,如观音座莲、鹅观草。另一读音gua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53)那:音na4,如那坡榕、那藤、错那凤仙花。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54)丽:音li4,如美丽桐、丽薇。另一读音li2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55)乸:音na3,见于“鸭乸草”。此字是粤方言词,意为“雌,母的”,习惯置于所修饰的名词后面(为古越语语法残留)。
  (56)伯:在植物中文名中只有bo2这一个读音,如伯乐树、西伯利亚早熟禾。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57)似:音si4,如相似石韦、似血杜鹃。另一读音shi4仅见于“似的”一词,不出现在植物中文名中。
  (58)伽:在“伽蓝菜”中读qie2而不读其他任何音。
  (59)佘:音she2,见于“佘山羊奶子”。佘山为上海山名。
  (60)佛:音fo2,如佛甲草、佛手、佛氏马先蒿。需要注意的是,“佛”字即使作音译字也仍读fo2,而不读fu2。
  (61)刨:音bao4,见于“红楠刨”和“刨花润楠”二名。另一读音pao2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62)劲:音jing4,如劲直菝葜、劲枝异药花。另一读音jin4只出现在普通话口语中。
  (63)吾:音wu2,只出现在“橐吾”一词中。
  (64)呐:音na4,只出现在“唢呐草”一词中。
  (65)姊:音zi3,见于“七姊妹”,不读jie3。
  (66)尾:音wei3,如狗尾草、大尾摇。另一读音yi3只出现在普通话口语中。
  (67)岐:音qi2,见于“岐山金丝桃”。岐山为陕西县名。
  (68)应:音ying4,只出现在“感应草”一词中。另一读音ying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69)弄:音long4,见于“瓦弄杜鹃”。瓦弄为我国西藏东南部地名。另一更常见的读音no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70)折:音zhe2,如折苞风毛菊、急折百蕊草。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71)更:“更里山胡椒”的“更”读geng4而不读geng1。更里山为台湾山名。
  (72)杉:上文“多音字的整理”一段中,已述此字在植物中文名中最好统读为shan1,否则,“杉木”的杉应读sha1。
  (73)杞:音qi3,如枸杞、杞柳。
  (74)杧:音mang2,见于“杧果”一词。俗作“芒果”,非。
  (75)汶:音wen4,如茂汶蟹甲草、汶川柳。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76)汾:音fen2,见于“汾河莎草”,不读fen1。汾河为山西水名。
  (77)沅:音yuan2,见于“沅陵长蒴苣苔”。沅陵为湖南县名。
  (78)沉:音chen2,如沉香、沉水樟。旧多作“沈”,现规定“沈”音chen2时为“沉”的异体字。
  (79)沔:音mian3,见于“沔县薹草”。沔县为陕西县名,今作勉县。
  (80)没:音mo4,见于“没药”。另一读音mei2为普通话白读,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81)甫:音fu3,见于“鹤甫碱茅”,不读pu3。
  (82)系:音xi4,见于“葡系早熟禾”。葡系为该植物地方名,含义不详。
  (83)羌:音qiang1,如羌塘雪兔子、羌活。
  (84)肖:音xiao4,如肖笼鸡、肖竹芋,为“相似”之意。另一读音xiao1仅用于姓氏和音译字,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85)芡:音qian4,见于“芡实”。
  (86)芩:音qin2,见于“黄芩”一词。
  (87)芪:音qi2,见于“黄芪”一词。
  (88)芮:音rui4,见于“石龙芮”。
  (89)芷:音zhi3,如白芷、芷叶前胡。
  (90)苁:音cong1,用于“草苁蓉”、“肉苁蓉”二名,不读cong2。
  (91)苈:音li4,见于“葶苈”一词。
  (92)苋:音xian4,如反枝苋、马齿苋。
  (93)苎:音zhu4,如苎麻、石荠苎。此字本作“苧”,现已作为“苎”的旧字形,勿误读为ning2。
  (94)苡:音yi3,见于“薏苡”一词。
  (95)诃:音he1,为音译字,见于“诃子”一词。
  (96)还:音huan2,如还亮草、还阳参。另一读音hai2为普通话口语中的副词,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97)邯:音han2,见于“兰邯千金榆”。兰邯(山)为台湾山名。
  (98)酉:音you3,见于“酉阳楼梯草”。酉阳为重庆市辖自治县名。
  (99)钉:音ding1,如钉头果、白鼓钉。另一读音di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00)闷:在“闷奶果”中,意为“密闭,不透气”,故读为men4,不读men1。
  (101)阿:音a1,全部为音译字,如阿魏、阿尔泰薹草、阿拉伯婆婆纳等。另一读音e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02)陇:音long3,如陇川秋海棠、陇蜀杜鹃,不读long2。
  (103)侏:音zhu1,如侏碱茅,侏儒花楸。
  (104)兖:音yan3,见于“兖州卷柏”。
  (105)刹:音sha1,见于“刹柴”“青刹”“紫刹”三名。另一读音cha4仅用于“刹那”一词,不用于植物名。
  (106)单:在植物中文名中统读为dan1。中药材名中有一个“单州漏芦”,其中的“单”读shan4,单州为山东单县的旧名。这一名字未被《植物志》用作植物正名。
  (107)卷:音juan3,如卷柏、卷花丹。另一读音jua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08)参:所有植物中文名中的“参”都读shen1,本读can1和其他读音如cen1、san1等都不用于植物名。
  (109)咀:音ju3,见于“咀签”一词。
  (110)和:在植物中文名中统读为he2。
  (111)咖:在“咖啡”一词中读ka1。另一读音ga1仅用于“咖喱”一词,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12)坭:音ni2,如坭竹、坭簕竹。此字为粤语地方字,本义同“泥”,常用作地名。
  (113)奄:音yan3,见于“奄美短肠蕨”。奄美(大岛)为日本西南部一岛名。
  (114)岷:音min2,如岷县薹草、岷江柏木,不读min3。
  (115)弦:音xian2,见于“弓弦藤”,不读xuan2。
  (116)弩:音nu3,见于“弩刀箭竹”,不读nu2。
  (117)怯:音qie4,见于“羞怯凤仙花”和“羞怯杜鹃”二名,不读que4。
  (118)担:音dan1,如一担柴、扁担杆。另一读音da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19)拉:在植物名中均读la1,如喜马拉雅嵩草、拉拉藤等,多为音译字。
  (120)拗:音ao3,见于“羊角拗”一词,意为“弯曲”,因而不读ao4或niu4。
  (121)拧:音ning2,见于“拧条锦鸡儿”。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22)杷:文读为pa2,用于“枇杷”一词。但在普通话口语中常读为轻声。
  (123)枇:音pi2,用于“枇杷”一词。
  (124)枥:音li4,见于“鹅耳枥”一词。
  (125)沱:音tuo2,见于“莲沱兔儿风”。莲沱为湖北西部地名。
  (126)沽:音gu1,见于“省沽油”一词,不读gu3。
  (127)泞:音ning4,见于“沼泞碱茅”,不读ning2。
  (128)泾:音jing1,见于“泾源紫堇”,不读jing4。泾源为宁夏县名。
  (129)玡:音ya2,见于“琅玡榆”。琅玡(山)为安徽滁州山名。有人写作“琅琊榆”,是不符合地名规范的。
  (130)瓯:音ou1,见于“瓯柑”。
  (131)疝:音shan4,如治疝草、治疝星粟草。
  (132)的:在“的确景天”一名中读di2,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33)盂:音yu2,见于“盂兰”一词,不读yu1。
  (134)穹:音qiong2,如浪穹耳蕨、穹窿薹草。
  (135)空:音kong1,如空棱芹、空竹。另一读音ko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36)竺:音zhu2,如天竺桂、天竺葵。“天竺”为印度古称。
  (137)绉:音zhou4,仅见于“绉面草”。
  (138)肫:音zhun1,见于“鸡肫梅花草”。
  (139)舍:在“舍季拉虎耳草”中为音译字,读she4而不读she3。舍季拉为西藏东部山名。
  (140)苓:音ling2,常见于“茯苓”和“猪苓”二真菌名。在维管束植物中文名中用于“土茯苓”和“苓菊”二名,后者为音译字(为其属名Jurinea第二个音节的音译)。
  (141)苔:在植物中文名中均读tai2,另一读音tai1仅用于“舌苔”一词,不用于植物名。
  (142)苕:在“欧洲苕子”中读tiao2,苕子为豆科植物紫云英的别名。此字又读shao2,用于“红苕”一词,则为番薯的地方俗名。
  (143)苘:音qing3,如苘麻、隔蒴苘。注意不要误写为“茼”,误读为tong2。
  (144)苜:音mu4,用于“苜蓿”一词,为古老的音译字。
  (145)苨:音ni2,用于“荠苨”一词。
  (146)苳:音dong1,见于“红茄苳”。
  (147)茄:音qie2,如番茄、颠茄。另一读音jia1仅用于“雪茄”“茄克”等个别音译词,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48)茑:音niao3,见于“茑萝(松)”一词。
  (149)虮:音ji3,见于“虮子草”。
  (150)转:在“转子莲”一名中,按其字义,应读zhuan4而不读zhuan3。
  (151)轭:音e4,见于“牛轭草”。
  (152)钗:音chai1,用于“钗子股”一词。
  (153)阜:音fu4,如种阜草、阜平黄堇,不读fu3。
  (154)鸢:音yuan1,用于“鸢尾”一名及其派生名如“鸢尾兰”“鸢尾蒜”等。
  (155)冠:音guan1,如鸡冠花、瘤冠麻。另一读音gua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56)削:音xue1,见于“尖削箭竹”,这里的“削”不能按普通话白读读成xiao1。
  (157)哈:音ha1,全部为音译字,如哈密棘豆、哈巴山马先蒿。其他读音都不妥。
  (158)奓:音zha4,见于“假奓包叶”一词。
  (159)奕:音yi4,见于“奕良龙胆”和“奕武悬钩子”,均为人名用字。
  (160)将:音jiang1,见于“将乐槭”。将乐是福建县名。另一读音jia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61)峤:音qiao2,见于“南峤滇竹”。南峤为云南旧县名,位于今勐海县境内。
  (162)彦:音yan4,见于“萨彦柳”。萨彦(岭)为山脉名,清为中俄界山,今属俄罗斯。
  (163)指:此字今已统读为zhi3,故“指甲兰”一词中的“指”不宜再读zhi1。
  (164)挝:音wo1,“老挝”为中南半岛国名。另一读音zhua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65)昴:音mao3,见于“昴山复叶耳蕨”和“昴山蹄盖蕨”。昴山为浙江西南部山名。
  (166)枳:音zhi3,如枳、枳椇,不读zhi1。
  (167)枹:音bao1,如枹栎、枹丝锥。另一读音fu2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68)柃:音ling2,如柃木、柃叶山矾。
  (169)柊:音zhong1,如柊树、柊叶,不读dong1,也不能写为“苳”。
  (170)柘:音zhe3,如柘、柘藤。
  (171)柞:音zuo4,如柞木、柞槲栎。另一读音zha4为地名特殊读音,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72)查:音cha2,均为音译字,如加查雪兔子、布查早熟禾。另一读音zha1一般不作音译字。
  (173)柰:音nai4,本指蔷薇科苹果属的花红一类植物,但在《植物志》中仅用于姜科的“山柰”一名。
  (174)柽:音cheng1,用于“柽柳”一词。其它读音都是错误的。
  (175)栀:音zhi1,如栀子、栀花素馨。
  (176)栅:音zha4,见于“栅枝垫柳”。此字有时会被误读成shan1。
  (177)栉:音zhi4,如栉齿黄鹌菜、栉叶蒿。
  (178)栌:音lu2,如黄栌、栌菊木。
  (179)栎:音li4,如栓皮栎、栎叶枇杷。另一读音yue4为地名特殊读音,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80)毗:音pi2,见于“毗黎勒”和“毗邻雀麦”,不读bi3。
  (181)洮:音tao2,地名用字,如洮河栒子、洮南灯芯草。
  (182)洱:音er3,地名用字,如普洱茶、洱源橐吾。
  (183)洼:音wa1,如洼皮冬青、洼瓣花,不读wa4。
  (184)牯:音gu3,如牯岭凤仙花、牯岭野豌豆。“牯岭”为江西庐山小地名。
  (185)珀:音po4,如琥珀千里光、珀菊。
  (186)珂:音ke1,见于“珂楠树”。
  (187)癸:音gui3,见于“丁癸草”、“台东癸草”。
  (188)看:音kan1,只用于“看麦娘”一词。另一读音kan4虽更常用,但不用于植物名。
  (189)禺:音yu2,见于“禺毛茛”。
  (190)种:音zhong3,如囊种草、斑种草。另一读音zho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91)秕:音bi3,如秕壳草、糠秕酸脚杆。
  (192)笃:音du3,见于“粪箕笃”和“笃斯越橘”。
  (193)籼:音xian1,见于“籼稻”。
  (194)绕:音rao4,如缠绕挖耳草、缠绕党参,不读rao3。
  (195)绛:音jiang4,见于“绛桃”和“绛车轴草”。
  (196)胄:音zhou4,见于“胄叶线蕨”。
  (197)背:音bei4,如银背菊、粉背蕨。另一读音bei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198)胫:音jing4,见于“赤胫散”。
  (199)茖:音ge2,见于“茖葱”。
  (200)茛:音gen4,用于“毛茛”一词,注意不要误写为“莨”,也不要误读为liang2或lang4。
  (201)茜:音qian4,如茜草、茜树。读xi1时仅为人名用字。
  (202)茨:音ci2,如茨藻、茨开乌头。
  (203)茯:音fu2,如土茯苓、茯蕨。
  (204)茱:音zhu1,只出现在“茱萸”一词中。
  (205)茳:音jiang1,只出现在“茳芏”一词中。
  (206)茼:音tong2,用于“茼蒿”一词。
  (207)荁:音huan2,见于“荁”和“黄花荁”。
  (208)荏:音ren3,如荏弱早熟禾、荏弱莠竹。
  (209)荛:音rao2,见于“荛花”一词。
  (210)荜:音bi4,见于“荜拔”和“假荜拔”。
  (211)荞:音qiao2,见于“荞麦”一词。
  (212)荨:音qian2,用于“荨麻”一词。另一读音xun2仅用于“荨麻疹”,为《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承认的俗读。
  (213)荩:音jin4,如荩草、稗荩。
  (214)荪:音sun1,见于“溪荪”一词。
  (215)荫:音yin1,如荫生鼠尾草、喜荫草。另一读音yin4不用于植物名。
  (216)荬:音mai3,如小苦荬、苦荬菜。
  (217)荭:音hong2,见于“汉荭鱼腥草”。此外,红蓼又名“荭草”。
  (218)莛:音ting2,如莛子藨、实莛葱。
  (219)虻:音meng2,见于“虻眼”。
  (220)袅:音niao3,见于“纤袅凤仙花”。
  (221)觉:音jue2,见于“那觉小檗”和“拉觉石杉”,均为藏语地名音译字。另一读音jiao4不用于植物名。
  (222)贴:音tie1,如贴生石韦、贴毛苎麻。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223)重:音chong2,如重庆山茶、重羽菊。另一读音zhong4不用于植物名。
  (224)钤:音qian2,见于“黄钤勺兰”。
  (225)闾:音lü2,见于“庵闾”。
  (226)骨:此字今已统读为gu3,故“狗骨头”中的“骨”不宜再读gu2。
  (227)倭:音wo1,如倭羽扇豆、倭竹。
  (228)勐:音meng3,如勐海槭、勐龙链珠藤。“勐”是云南西双版纳傣族地区旧行政区划单位,因此勐海、勐龙等都是云南南部地名。
  (229)圃:音pu3,见于“滋圃报春”。宋滋圃先生为我国植物分类学家。
  (230)娑:音suo1,见于“娑罗双”一名,为梵语音译,不读sha1。
  (231)射:音she4,如射毛悬竹、辐射龙胆。“射干”的射笔者建议也读she4,已见上文“多音字的整理”一段中的讨论。
  (232)峪:音yu4,见于“涝峪小檗”和“涝峪薹草”。涝峪为陕西中部地名。
  (233)[山/弄]:音long4,如[山/弄]岗轮环藤、[山/弄]岗马兜铃。
  (234)恶:音e4,见于“恶味苘麻”和“元谋恶味苘麻”,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35)扇:音shan4,如扇蕨、扇叶槭。另一读音shan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36)旃:音zhan1,见于“蝎子旃那”。
  (237)晕:音yun1,见于“红晕杜鹃”和“粉晕无心菜”。另一读音yu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38)栒:音xun2,见于“栒子”一词。
  (239)栘:音yi2,见于“栘[木衣]”一词,不读duo1。
  (240)[木衣]:音yi1,见于“栘[木衣]”一词。
  (241)栝:音gua1,见于“栝楼”一词。
  (242)栲:音kao3,《植物志》中仅使用一次,为单字植物名。其他带“栲”字的同属植物在《植物志》上均用“锥”字命名。
  (243)核:音he2,如核桃、核果木。普通话的白读hu2仅在口语中出现。
  (244)栾:音luan2,如栾树、朱栾。
  (245)桄:音guang1,用于“桄榔”一词。
  (246)桉:音an1,如蓝桉、柠檬桉。
  (247)桔:音jie2,仅用于“桔梗”一名。此外,此字常用做“橘”的俗字。
  (248)桕:音jiu4,见于“乌桕”一词。
  (249)桠:音ya1,如三桠苦、五桠果,不读ya4。
  (250)桤:音qi1,如桤木、桤叶树。
  (251)桦:音hua4,如白桦、银桦,不读hua2。
  (252)桧:音gui4,如红桧、桧林毛茛。另一读音hui4仅用于人名(如秦桧)。
  (253)梣:音chen2,如欧梣、梣叶槭,不读cen2。
  (254)浆:音jiang1,如酸浆、酢浆草。另一读音jia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55)浚:音jun4,见于“德浚小檗”和“德浚野丁香”。俞德浚先生是我国著名植物采集家和植物分类学家。
  (256)涞:音lai2,见于“涞源鹅观草”。涞源为河北县名。
  (257)狸:音li2,如狸藻、狸尾豆,不读li3。
  (258)珙:音gong3,见于“珙桐”。珙桐是我国特产树种,国家一级保护植物。
  (259)珥:音er3,见于“玫珥早熟禾”,为音译字。
  (260)痄:音zha4,见于“痄腮树”。
  (261)皋:音gao1,见于“皋月杜鹃”,此是日本汉字名,皋月为五月的别称。
  (262)砧:音zhen1,见于“砧草”一词。
  (263)砻:音long2,如雅砻雪胆、雅砻江楠。雅砻江为四川西部水名。
  (264)秘:音mi4,见于“神秘果”。有的《植物志》未收的外来植物名字中有南美国名“秘鲁”,此时“秘”读bi4。
  (265)笄:音ji1,见于“笄石菖”,此是日本汉字名。
  (266)紏:音tou3,见于“牛紏吴萸”和“毛牛紏吴萸”。这个字在GBK字库中没有简化字。
  (267)绢:音juan4,如绢毛石头花、绢蒿,不读juan1。
  (268)绥:音sui2,全出现在地名中,如绥定苓菊、扶绥榕。
  (269)绦:音tao1,见于“绦柳”,不读tiao2。
  (270)耙:音ba4,见于“犁耙柯”。另一读音pa2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71)脂:音zhi1,如胭脂花、补骨脂,不读zhi3。
  (272)脏:音zang4,见于“心脏形观音座莲”和“心脏叶瓶尔小草”。另一读音zang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73)荵:音ren3,见于“花荵”一词。此字常被误写为“葱”。
  (274)荸:音bi2,如荸荠、荸艾。
  (275)荻:音di2,如南荻、茅荻。
  (276)荽:音sui1,如天胡荽、芫荽。芫荽的“荽”在普通话口语中常读轻声。
  (277)莕:音xing4,见于“莕菜”一词。
  (278)莜:音you2,见于“莜麦”。又如莜麦菜是莴苣的一个品种,近几年已成为常见蔬菜(《植物志》未收)。
  (279)莠:音you3,如莠竹、莠狗尾草。
  (280)莩:音fu2,见于“莩草”一名。读另一读音piao3时,为“殍”的异体字,不用于植物名。
  (281)莪:音e2,见于“莪术”和“广西莪术”。
  (282)莳:音shi2,如莳萝、莳萝蒿。另一读音shi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83)莶:音xian1,见于“豨莶”一词。
  (284)莸:音you2,如三花莸、莸叶醉鱼草。
  (285)莼:音chun2,见于“莼菜”和“莼兰绣球”。
  (286)蚬:音xian3,如蚬壳花椒、蚬木。
  (287)调:音tiao2,见于“调羹树”和“调料九里香”。另一读音diao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88)豇:音jiang1,见于“豇豆”一词。
  (289)豺:音chai2,见于“豺皮樟”一词,不读cai2。
  (290)邕:音yong1,见于“邕宁香草”。邕宁为广西县名。
  (291)都:音du1,除“都丽菊”一名为音译字外,均出现在地名中,如武都棘豆、昌都韭。另一读音dou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92)铎:音duo2,见于“宝铎草”。
  (293)鸪:音gu1,见于“鹧鸪”一词(本为鸟名),如鹧鸪草、鹧鸪麻。
  (294)鸶:音si1,见于“鹭鸶草”一词。鹭鸶本为鸟名。
  (295)乾:音qian2,如乾宁乌头、乾精菜。读另一读音gan1时,为干燥的“干”的繁体。
  (296)偃:音yan3,如偃松、偃麦草。
  (297)假:此字在植物名中较常见,统读为jia3。另一读音jia4不用于植物名。
  (298)勒:音le4,多为音译字,如库尔勒沙拐枣、阿勒泰灯芯草。另一读音lei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299)匙:音chi2,如匙叶草、匙叶甘松。另一读音shi(轻音)仅用于“钥匙”一词,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00)啮:音nie4,如啮蚀杜鹃、啮瓣景天。
  (301)圈:音quan1,见于“圈药南星”和“卷圈野扁豆”。另一读音juan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02)崖:此字今统读ya2,ai2是旧读或地方俗读,在植物名中不宜使用。
  (303)得:音de2,见于“得荣小檗”和“得荣[艹/杭]子梢”。得荣为四川西部县名。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04)戛:音jia2,见于“戛氏马先蒿”“戛克氏马先蒿”和“同戛乌头”三名。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305)掖:音ye1,见于“藏掖花”。
  (306)斛:音hu2,见于“石斛”一词。
  (307)旌:音jing1,如旌节马先蒿、旌节花。
  (308)桫:音suo1,如桫椤、溪桫。
  (309)桲:“榅桲”的“桲”文读为bo2,但普通话口语读为po(轻声),详见下文“科属中文名的普通话白读”一段。
  (310)梓:音zi3,如梓、石梓、苦梓含笑。
  (311)梵:音fan4,如梵净山盾蕨、梵天花。
  (312)梾:音lai2,如梾木、沙梾。
  (313)涪:音fu2,见于“涪陵续断”和“涪陵耳蕨”。涪陵现为重庆市的一个区。
  (314)淆:音xiao2,见于“混淆鳞毛蕨”,不读yao2。
  (315)牻:音mang2,见于“牻牛儿苗”一词。
  (316)猄:音jing1,见于“黄猄草”一词。
  (317)琅:音lang2,见于“琅玡榆”。
  (318)瓠:音hu4,见于“瓠子”和“瓠瓜”。
  (319)[瓜@交]:音bao2,如马[瓜@交]儿、赤[瓜@交]。
  (320)畦:音qi2,见于“畦畔莎草”和“畦畔飘拂草”。
  (321)着:音zhuo2,如着色龙胆、着生杜鹃。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22)笹:为日本汉字,见于“光笹竹”。此字又为“屉”的异体,可以读为ti4。
  (323)笼:音long2,如山一笼鸡、猪笼草。另一读音long3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24)筇:音qiong2,见于“筇竹”一词。
  (325)绯:音fei3,如绯桃、绯红羊蹄甲,不读fei1。
  (326)绰:音chuo4,见于“绰斯甲乌头”。绰斯甲为四川西部地名。
  (327)翎:音ling2,见于“红尾翎”。
  (328)脬:音pao1,如球脬黄芪、马尿脬。
  (329)脷:音li4,见于“龙脷叶”。此字是粤方言的方言词,意为舌头。
  (330)菀:音wan3,如紫菀、乳菀。
  (331)菁:音jing1,如田菁、芜菁,不读qing1。
  (332)菅:音jian1,如菅、毛菅,注意与“管”不同。
  (333)菔:音fu2,如丛菔、菔根龙胆。
  (334)菘:音song1,如菘蓝、臭菘。
  (335)[艹/杭]:音kang4,见于“[艹/杭]子梢”一词。
  (336)菥:音xi1,见于“菥蓂”一词。
  (337)菝:音ba2,见于“菝葜”一词。
  (338)菟:音tu4,见于“菟丝子”一词。
  (339)菪:音dang4,见于“莨菪”一词。
  (340)菰:音gu1,如菰、蛇菰。菰的受黑粉菌感染膨大的茎做蔬菜时,叫茭白,茭音jiao1。
  (341)菵:音wang3,见于“菵草”一词。《植物志》和许多其他专著上此字作“[艹/(冂@又)]”(括号表示先包围再上下),为错误字形。
  (342)菹:音zu1,见于“菹草”一词。
  (343)菽:音shu1,见于“菽麻”。
  (344)萁:音qi2,如紫萁、芒萁。
  (345)萆:音bi4,见于“绵萆薢”和“山萆薢”。
  (346)萸:音yu2,如山茱萸、臭檀吴萸。
  (347)[艹/奇]:音qi2,见于“[艹/奇]莱乌头”和“[艹/奇]莱红门兰”。
  (348)蛊:音gu3,见于“蛊羊茅”和“蛊早熟禾”。
  (349)酚:音fen1,见于“香酚草”。
  (350)铛:音dang1,见于“铃铛”一词,如铃铛刺、铃铛子。另一读音cheng1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51)隅:音yu2,如察隅荨麻、门隅十大功劳。察隅和门隅都是西藏东南部地名。
  (352)鸹:音gua1,见于“老鸹铃”。
  (353)鸾:音luan2,见于“鸾枝”,为榆叶梅一变种,常误作“蓝枝”。
  (354)麸:音fu1,见于“麸杨”一词。
  (355)厥:音jue2,见于“突厥益母草”和“突厥蔷薇”。突厥为我国古代少数民族名。
  (356)厦:音xia4,见于“厦门老鼠簕”。另一读音sha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57)喀:音ka1,音译字,如日喀则蒿、喀什小檗。其他读音都是错误的。
  (358)喇:音la3,如喇嘛蝇子草、喇叭瓶蕨。“喇嘛”和“喇叭”中的“喇”都不能读成别的音。
  (359)喙:音hui4,是植物中文名中比较常见的一个字,如长喙葱、喙核桃。
  (360)婺:音wu4,如婺源凤仙花、婺源槭。婺源为江西北部县名。
  (361)孱:音chan2,见于“孱弱马先蒿”。
  (362)嵌:“兰嵌马蓝”中的“兰嵌”为台湾地名,此时“嵌”读kan4而不读qian4。
  (363)强:音qiang2,如强竹、强壮杜鹃。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64)朝:音chao2,如朝鲜白头翁、水朝阳旋覆花(按字义,其中的朝不读zhao1)。
  (365)棣:音di4,如唐棣、棣棠。
  (366)棯:音nian1,为粤方言词,如南美棯、黄花棯、地棯。
  (367)椆:音chou2,见于“椆树桑寄生”和“椆琼楠”。
  (368)椇:音ju3,见于“枳椇”一词。
  (369)椋:音liang2,见于“红椋子”一词。
  (370)椤:音luo2,如桫椤、椤木石楠。
  (371)椪:音peng4,见于“椪柑”。
  (372)楮:音chu3,见于“楮”“楮头红”“斑点楮头红”三名。
  (373)渥:音wo4,见于“渥丹”。
  (374)湄:音mei2,如湄公鼠尾草、湄公木蓝。湄公河是澜沧江在境外的名称。
  (375)溲:音sou1,用于“溲疏”一词。
  (376)瑯:音lang2,见于“樟瑯乡南星”。樟榔乡为湖北地名。此字《现汉》作为“琅”的异体字,但这仅限于琅玕、琳琅等非专有词,地名中的异体字有时不能轻易修改,故此处暂不更动。
  (377)稃:音fu1,如沟稃草、光稃雀麦。这些名字中的“稃”是内稃或外稃的简称,这二者都是禾本科专用的花的描述术语。
  (378)缙:音jin4,如缙云紫珠、缙云冬青。
  (379)萩:音qiu1,见于“一叶萩”,为日本汉字名(日语中“萩”指豆科胡枝子属植物)。
  (380)萮:音yu2,见于“山萮菜”一词。
  (381)萱:音xuan1,见于“萱草”一词。
  (382)萹:音bian3,见于“萹蓄”。
  (383)葎:音lü4,如葎草、四叶葎。
  (384)葙:音xiang1,见于“青葙”一词。
  (385)葜:音qia1,见于“菝葜”一词,不读qie4。
  (386)葳:音wei1,见于“紫葳科”和“百能葳”。
  (387)葶:音ting2,仅用于“葶苈”一词。
  (388)蒌:音lou2,如蒌叶、蒌蒿。
  (389)蒾:音mi2,见于“荚蒾”一词。
  (390)[艹/洽]:音qia4,见于“[艹/洽]草”一词。
  (391)蜒:音yan2,见于“蜿蜒杜鹃”。
  (392)谟:音mo2,见于“望谟崖摩”和“望谟毛蕨”,望谟为贵州县名。不读mo4。
  (393)跖:音zhi2,如鸭跖草、鸦跖花。
  (394)酢:音cu4,见于“酢浆草”一词。
  (395)铺:音pu1,如铺地秋海棠、铺散黄堇。另一读音pu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396)颏:音ke2,见于“毛颏马先蒿”和“毛背毛颏马先蒿”。
  (397)黍:音shu3,如玉蜀黍、凤头黍。黍本身是禾本科植物稷的别名(一说和稷是两个不同的品种)。
  (398)嗉:音su4,见于“鸡嗉子榕”。
  (399)塞:音sai4,如阿克塞蒿、边塞黄芪。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00)嵩:音song1,如嵩草、嵩明省沽油。
  (401)幌:音huang3,如幌菊、幌伞枫。
  (402)数:音shu4,如四数木、五数苣苔。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03)楔:音xie1,如楔叶菊、楔苞楼梯草,不读qi4或qie4。
  (404)楝:音lian4,如川楝、非洲楝,不读jian3。
  (405)楞:音leng2,见于“拉卜楞杜鹃”。拉卜楞是甘肃西南部地名。
  (406)楣:音mei2,见于“国楣复叶耳蕨”“国楣毛蕨”和“国楣马先蒿”三名。冯国楣先生是我国著名植物采集家。
  (407)楤:音song3,见于“楤木”一词,不读cong1。
  (408)楷:音jie1,如青楷槭、楷叶梣。楷的本义是黄连木,作这个意义解时,不能读kai3。
  (409)楸:音qiu1,如灰楸、花楸树。
  (410)楹:音ying2,如楹树、蓝花楹。
  (411)榅:音wen1,见于“榅桲”。
  (412)榈:音lü2,如棕榈、轴榈,不读lü3。
  (413)榉:音ju3,如榉树、大果榉。
  (414)槌:音chui2,如鼓槌石斛、槌柱兰,不读zhui1。
  (415)槎:音cha2,见于“稻槎菜”一词。
  (416)溜:音liu1,见于“溜叶含笑”。另一读音liu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17)溥:音pu3,见于“个溥”。此名本义未详。
  (418)溧:音li4,见于“溧阳复叶耳蕨”,溧阳为江苏市名。
  (419)煜:音yu4,见于“学煜毛蕨”。侯学煜先生为我国著名生态学家。
  (420)煲:音bao1,见于“沙煲暗罗”,原为粤方言词,今在普通话中也多有使用。
  (421)瑙:音nao3,见于“玛瑙石榴”和“玛瑙柑”。
  (422)畸:音ji1,如畸形果鹤虱、畸裂盾蕨,不读qi2。
  (423)碇:音ding4,见于“石碇佛甲草”。石碇为台湾北部地名。
  (424)碚:音bei4,见于“北碚槭”和“北碚榕”。北碚现为重庆市的一个区。
  (425)稗:音bai4,如雀稗、稗荩。
  (426)稞:音ke1,见于“青稞”和“藏青稞”。
  (427)窠:音ke1,见于“蜂窠马兜铃”。
  (428)筱:音xiao3,见于“筱竹”一词,为日本汉字名。
  (429)粳:音jing1,见于“粳稻”,不读geng3。
  (430)缝:音feng4,如缝线海桐、石缝蝇子草。另一读音feng2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31)缢:音yi4,见于“缢筒列当”和“缢苞麻花头”。
  (432)腩:音nan3,见于“鱼肚腩竹”,不读nan2。
  (433)蒗:音lang4,见于“宁蒗龙胆”。宁蒗为云南西北部自治县名。
  (434)蒟:音ju3,如山蒟、蒟蒻薯。
  (435)蒻:音ruo4,见于“蒟蒻薯”一词。蒟蒻本身为魔芋的别名。
  (436)蒡:音bang4,见于“牛蒡”一词。
  (437)蒺:音ji2,见于“蒺藜”一词。
  (438)蓂:“菥蓂”的“蓂”音mi4,不读ming2。
  (439)蓊:音weng3,见于“米面蓊”一词。
  (440)蓍:音shi1,如蓍、天山蓍。黄芪的“芪”,有时也被误写为“蓍”。
  (441)蓑:音suo1,如小蓑衣藤、水蓑衣。
  (442)蓖:音bi4,见于“蓖麻”。
  (443)蓣:音yu4,见于“薯蓣”一词。
  (444)蓥:音ying2,见于“华蓥润楠”。华蓥为四川市名。
  (445)蓪:音tong1,见于“蓪梗花”。
  (446)解:音jie3,见于“千解草”。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47)谬:音miu4,见于“谬氏马先蒿”“刺冠谬氏马先蒿”和“变形谬氏马先蒿”三名,均为音译字。
  (448)貉:音he2,见于“貉藻”。
  (449)赪:音cheng1,见于“赪桐”和“海南赪桐”。
  (450)锚:音mao2,如花锚、锚柱花,不读miao2。
  (451)韫:音yun4,见于“韫珍金腰”。吴韫珍为我国著名植物分类学家。
  (452)骞:音qian1,见于“肇骞合耳菊”。张肇骞为我国著名植物分类学家。
  (453)鹌:音an1,见于“黄鹌菜”一词。
  (454)嘎:音ga2,音译字,如贡嘎乌头、萨嘎薹草。
  (455)嘛:“喇嘛蝇子草”中的“嘛”,普通话读为ma(轻声),其文读为ma2。
  (456)斡:音wo4,见于“斡花榕”。
  (457)榧:音fei3,如榧树、粗榧。
  (458)榼:音ke1,见于“榼藤”一词。
  (459)槁:音gao3,如潺槁木姜子、茶槁楠。
  (460)槛:“苦槛蓝”中的“槛”应读kan3而不是jian4。
  (461)槟:“槟榔”一词中的“槟”读bing1,但花红的别名槟子中的“槟”读bin1。
  (462)槠:音zhu1,如米槠、甜槠。
  (463)槭:音qi4,如元宝槭、槭叶铁线莲,不读qi1。
  (464)模:音mo2,见于“酸模”一词。另一读音mu2不用于植物名。
  (465)獐:音zhang1,如獐子松、獐牙菜。
  (466)璃:音li2,如琉璃草、琉璃繁缕。
  (467)瘩:“刺疙瘩”“芥菜疙瘩”中的“瘩”,普通话读为da(轻声),其文读为da2。
  (468)箍:音gu1,见于“铁箍散”。
  (469)箐:音qing4,如箐姑草、箐边紫堇。
  (470)箕:音ji1,见于“簸箕柳”和“粪箕笃”。
  (471)箣:音ce4,见于“箣柊”一词。
  (472)箨:音tuo4,如花箨唐竹、裸箨海竹。
  (473)箬:音ruo4,如箬竹、柳叶箬。
  (474)綦:音qi2,见于“綦江假毛蕨”和“綦江复叶耳蕨”。綦江为重庆县名。
  (475)缫:音sao1,见于“缫丝花”一词。
  (476)膀:音pang2,仅出现在“膀胱”一词中,如膀胱果、膀胱蕨。另一读音bang3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477)蓼:音liao3,如蓼蓝、山蓼,不读liao4。
  (478)蓿:此字仅出现在“苜蓿”一词中,普通话读为xu(轻声),文读为su4,详见下文“科属中文名的普通话白读”一段。
  (479)蔊:音han4,见于“蔊菜”一词。
  (480)蔓:此字在普通话中有man2、man4、wan4三读。“蔓菁”(芜菁的别名)的“蔓”读man2,其他man4、wan4都表示“细长而不能直立的茎”之意,但wan4是白读,man4是文读。依此,植物中文名中的蔓均应读man4。
  (481)蔗:音zhe4,如甘蔗、蔗茅,不读zhe2。
  (482)蔹:音lian3,如乌蔹莓、白蔹。
  (483)蔺:音lin4,如花蔺、马蔺。
  (484)蔻:音kou4,如肉豆蔻、小草蔻。
  (485)蜞:音qi2,见于“蟛蜞菊”一词。
  (486)蜿:音wan1,见于“蜿蜒杜鹃”。
  (487)螂:音lang2,见于“螳螂跌打”。
  (488)裴:音pei2,见于“裴氏马先蒿”,此处为音译字。
  (489)豨:音xi1,见于“豨莶”一词。
  (490)銮:音luan2,见于“鹅銮鼻铁线莲”“鹅銮鼻大戟”和“鹅銮鼻蔓榕”三名。鹅銮鼻为台湾岛最南端。
  (491)靼:音da2,见于“鞑靼滨藜”和“鞑靼狗娃花”,不读dan4。
  (492)韶:音shao2,见于“韶子”一词,不读shao4。
  (493)噎:音ye1,见于“米扬噎”。
  (494)噶:音ga2,音译字,如准噶尔大戟、贡噶翠雀花。
  (495)嶲:音xi1,见于“越嶲川木香”。
  (496)槲:音hu2,如槲栎、槲寄生。
  (497)槾:音man4,见于“槾橘”。
  (498)槿:音jin3,如木槿、大麻槿。
  (499)樫:音jian1,见于“樫木”一词。
  (500)橄:音gan3,见于“橄榄”一词。
  (501)潺:音chan2,见于“山潺”和“潺槁木姜子”。
  (502)澄:音cheng2,如澄广花、澄迈秋海棠。另一读音deng4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503)澍:音shu4,见于“崇澍蕨”一词。钱崇澍先生是我国著名植物学家。
  (504)澎:音peng2,见于“澎湖大豆”,不读peng1。
  (505)熟:此字文读为shu2,另一读音shou2为普通话白读,不宜用于植物名。
  (506)稷:音ji4,如稷、糠稷。
  (507)篌:音hou2,见于“篌竹”和“光箨篌竹”。
  (508)[竹/思]:音si1,见于“[竹/思]簩竹”一名。
  (509)缬:音xie2,见于“缬草”一词。
  (510)羯:音jie2,见于“羯布罗香”。
  (511)耧:音lou2,见于“耧斗菜”一词。此名中的“耧斗”,今已通作“漏斗”,但鉴于耧漏同音不同调,且“耧斗菜”一名使用已经十分广泛,故不更改。
  (512)蕈:音xun4,本为真菌担子菌的通称之一,维管束植物中文名中用于“蕈树”,指其木材可用于培养蕈类。
  (513)蕙:音hui4,如蕙兰、峨眉春惠。
  (514)蕤:音rui2,见于“蕤核”。
  (515)蕲:音qi2,见于“蕲艾”。
  (516)蕺:音ji2,见于“蕺菜”和“蕺叶秋海棠”。
  (517)薁:音yu2,见于“蘡薁”一词。
  (518)踯:音zhi2,见于“羊踯躅”。
  (519)镒:音yi4,见于“征镒卫矛”和“征镒冬青”。吴征镒先生是我国著名植物学家。
  (520)鞑:音da2,见于“鞑靼滨藜”和“鞑靼狗娃花”。
  (521)髯:音ran3,如髯毛凤仙花、髯管花。
  (522)鲫:音ji4,如鲫鱼胆、鲫鱼藤。
  (523)鹞:音yao4,见于“鹞落薹草”,鹞落坪为安徽西部地名。
  (524)擂:音lei2,见于“擂鼓簕”一词。其他读音均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525)樨:音xi1,见于“木樨”一词。
  (526)橉:音lin4,见于“橉木”。
  (527)橐:音tuo2,见于“橐吾”一词。
  (528)橼:音yuan2,见于“香橼”一词。
  (529)檎:音qin2,见于“台湾林檎”和“尖嘴林檎”。
  (530)檠:音qing2,见于“鬼灯檠”一词。
  (531)檨:音she1,如山檨子、山檨叶泡花树。
  (532)潞:音lu4,如潞西柯、潞西胡颓子。潞西为云南市名。
  (533)濑:音lai4,见于“濑水龙骨”。
  (534)燕:植物中文名中的燕统读yan4,未见另一读音yan1。
  (535)甑:音zeng4,见于“饭甑青冈”和“攀倒甑”。
  (536)瘿:音ying1,如瘿花香茶菜、瘿椒树。
  (537)穇:音can3,见于“穇”和“穇穗莎草”。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538)篙:音gao3,见于“竹篙草”和“撑篙竹”,不读gao1。
  (539)蕗:音lu4,见于“蕗蕨”一词。
  (540)蕹:音weng4,见于“水蕹”和“蕹菜”。
  (541)蕻:音hong2,见于“雪里蕻”。
  (542)薏:音yi4,如薏苡、薏米。
  (543)薜:音bi4,见于“薜荔”。
  (544)薢:音xie4,见于“绵萆薢”和“山萆薢”。
  (545)薤:音xie4,见于“薤白”。
  (546)褶:音zhe3,如双褶贝母兰、耳褶龙胆。
  (547)錾:音zan4,见于“錾菜”和“白花錾菜”。
  (548)镘:音man4,见于“镘瓣景天”。
  (549)镛:音yong1,如焕镛报春、焕镛粗叶木。陈焕镛先生是我国著名植物分类学家。
  (550)镞:音zu2,见于“矢镞叶蟹甲草”。
  (551)靛:音dian4,如蓝靛果、野靛棵。
  (552)髭:音zi1,见于“髭脉槭”“髭脉桤叶树”和“无髭毛建草”三名。
  (553)鹧:音zhe4,见于“鹧鸪”一词(本为鸟名),如鹧鸪草、鹧鸪麻。
  (554)嶷:音yi2,见于“九嶷山连蕊茶”,九嶷山为湖南南部山名。
  (555)懋:音mao4,见于“懋功荛花”,懋功是四川小金县的旧名。
  (556)擘:音bo4,见于“擘蓝”。
  (557)橿:音jiang1,如山橿、橿子栎。
  (558)檗:音bo4,如小檗、黄檗。
  (559)濞:音bi4,如漾濞楼梯草、漾濞复叶耳蕨。漾濞为云南西北部县名。
  (560)篾:音mie4,见于“破篾黄竹”。
  (561)簕:音le4,如簕竹、老鼠簕。
  (562)膻:音shan1,见于“羊红膻”。
  (563)臌:音gu3,见于“臌萼马先蒿”。
  (564)薲:音pin2,见于“麦薲草”。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565)薷:音ru2,见于“香薷”一词。
  (566)薸:音piao2,见于“大薸”。
  (567)薹:音tai2,如薹草、芸薹。
  (568)藁:音gao3,见于“藁本”一词。
  (569)螫:音shi4,见于“螫毛果”和“螫麻”。注意此字和“蜇”(zhe1; zhe2)不同。
  (570)蟀:音shuai4,见于“蟋蟀薹草”,但在普通话口语中常念轻声。
  (571)鹬:音yu4,见于“鹬形马先蒿”。
  (572)彝:音yi2,见于“彝良梅花草”。彝良为云南县名。
  (573)檫:音cha2,见于“檫木”一词。
  (574)檵:音ji4,见于“檵木”一词。此字没有简化字,有的人按“繼”简化为“继”类推,给“檵”也造了一个简化字,是不符合《简化字总表》的规范的,因为“继”不属于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575)癞:音lai4,见于“癞叶秋海棠”。
  (576)瞿:音qu2,见于“瞿麦”一词。
  (577)簩:音lao2,见于“[竹/思]簩竹”一词。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578)簪:音zan1,如玉簪、水玉簪。
  (579)繸:音sui4,如繸叶卫矛、繸瓣珍珠菜。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580)藟:音lei3,见于“葛藟葡萄”、“蓬藟”。
  (581)藠:音jiao4,见于“藠头”。
  (582)藦:音mo2,见于“萝藦”一词。
  (583)蟛:音peng2,见于“蟛蜞菊”一词。
  (584)蟠:音pan2,见于“杂蟠槐”“蟠桃”“葡蟠”三名。
  (585)醪:音lao2,见于“酥醪绣球”。
  (586)馥:音fu4,如馥郁忍冬、馥兰。
  (587)鹭:音lu4,见于“鹭鸶草”一词。鹭鸶本为鸟名。
  (588)鼬:音you4,见于“鼬瓣花”和“鼬臭返顾马先蒿”。
  (589)瀛:音ying2,见于“东瀛鹅观草”。
  (590)簸:音bo4,见于“簸箕柳”。另一读音bo3不见于植物中文名。
  (591)藿:音huo4,如藿香、鹿藿。
  (592)蘋:音pin2,见于“蘋”和“槐叶蘋”。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593)鳔:音biao4,如鱼鳔槐、鳔冠花。
  (594)鳗:音man4,见于“黑鳗藤”一词。
  (595)麒:音qi2,如麒麟叶、木麒麟。
  (596)糯:音nuo4,如糯米香、糯米椴,不读ru2。
  (597)蘖:音nie4,见于“分蘖堇菜”。
  (598)蘘:音rang2,见于“蘘荷”。
  (599)蘡:音ying1,见于“蘡薁”一词。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600)躅:音zhu2,见于“羊踟躅”。
  (601)馨:音xin1,如素馨花、馨香玉兰,不读xing1。
  (602)鳝:音shan4,见于“鳝藤”一词。
  (603)黧:音li2,如黧蒴锥、山黧豆。
  (604)夔:音kui2,见于“夔州毛蕨”。夔州为重庆奉节县的旧称。
  (605)蘵:音zhi2,见于“苦蘵”和“毛苦蘵”。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606)露:在植物中文名中统读lu4,另一读音lou4仅用于口语,不宜用于植物名。
  (607)髓:音sui3,见于“片髓灯芯草”和“坚髓杜茎山”,不读sui2。
  (608)鳢:音li3,见于“鳢肠”。
  (609)麝:音she4,如毛麝香、麝香阿魏。
  (610)鹳:音guan4,见于“老鹳草”一词。
  (611)黐:音chi1,见于“黐花”和“鸟黐蛇菰”,为粤方言字。
  (612)欓:音dang3,见于“簕欓花椒”。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613)虉:音yi4,见于“虉草”一词。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614)觿:音xi1,见于“觿茅”一词。
  (615)鬣:音lie4,见于“猪鬣凤尾蕨”和“鬣刺”。
  (616)圞:音luan2,见于“土圞儿”一词。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
3. 科属中文名的普通话白读:
  上文已述,普通话中的白读主要体现在儿化、轻声和部分字音白读这三点上。其中,科属中文名中有文白读问题的字有“壳、爪”两字,上文“多音字的整理”一段已经进行了讨论,故下文从略,只讨论儿化和轻音这两种情况。
  所谓儿化,是指做为某些名词、动词、形容词或副词等的后缀的“儿”失去其音节的独立性,而使前一字的韵母变成卷舌韵母的语音现象。由于植物中文名属于书面语系统,因此笔者建议,对于不带“儿”字的科属名,即使其名称中的某一部分在普通话口语中单独使用时常常儿化,在加上“科”或“属”字时也不宜再儿化。如桃、枣、豆瓣单用时常常儿化,说成桃儿、枣儿、豆瓣儿,但桃属、枣属、豆瓣菜属就不宜再念成桃儿属、枣儿属、豆瓣儿菜属。
  这样一来,有儿化问题的科属名就只包括那些本身就带“儿”字的名字。这样的科属名一共有25个,如下(按音序排列):
  (1)代儿茶属Dichrostachys(豆科);
  (2)粉条儿菜属Aletris(百合科);
  (3)勾儿茶属Berchemia(鼠李科);
  (4)瓜儿豆属Cyamopsis(葫芦科);
  (5)孩儿参属Pseudostellaria(石竹科);
  (6)孩儿草属Rungia(石竹科);
  (7)黄雀儿属Priotropis(豆科);
  (8)金雀儿属Cytisus(豆科);
  (9)锦鸡儿属Caragana(豆科);
  (10)马[瓜@交]儿属Zehneria(葫芦科);
  (11)牻牛儿苗科Gentianaceae;
  (12)牻牛儿苗属Erodium(牻牛儿苗科);
  (13)猫儿菊属Hypochaeris(菊科);
  (14)猫儿屎属Decaisnea(木通科);
  (15)帽儿瓜属Mukia(葫芦科);
  (16)绵枣儿属Scilla(百合科);
  (17)蒲儿根属Sinosenecio(菊科);
  (18)雀儿豆属Chesneya(豆科);
  (19)桃儿七属Sinopodophyllum(小檗科);
  (20)土圞儿属Apios(豆科);
  (21)兔儿风属Ainsliaea(菊科);
  (22)兔儿伞属Syneilesis(菊科);
  (23)娃儿藤属Tylophora(萝藦科);
  (24)小勾儿茶属Berchemiella(鼠李科);
  (25)鸭儿芹属Cryptotaenia(伞形科)。
这25个名字中,只有“代儿茶”因其意为“代替儿茶”(儿茶Acacia catechu为豆科植物),其中的“儿”字是实义词,不能儿化;其他23个名字中的“儿”都是名词后缀(勾儿茶、小勾儿茶二名和“儿茶”无干),因而在普通话口语中应该儿化。如牻牛儿苗,口语中应读mang2 niur2 miao2而不是mang2 niu2 er2 miao2或mang2 niu2 er miao2(普通话口语中“儿”做后缀时必然儿化,不读单纯的轻声)。
  不过,有几个名字还需要再说明一下。“孩儿”一词,《现汉》有hai2 er2和hair2两种注音。前者为“父母称呼儿女或儿女对父母的自称(多见于早期白话)”,虽然《现汉》注明词性为名词,但多少有点人称代词的性质;后者则是普通的名词,意为“孩子”。“孩儿参”和“孩儿草”中的“孩儿”显然是后一意义,故均应儿化,不能读hai2 er2。
  《现汉》收录了“家雀儿”(麻雀的别名)一词,注音为jia1 qiaor3,也即这里的“雀”字在儿化时,还要白读(que4为文读),但是这种读音只是北京土话。普通话虽然以北京方言为基础,但并不等同于北京方言,所以并未对北京方言中所有的词和音兼收并蓄,像“雀”的这种白读,就应只局限用于这一个词,而不能推而广之。因此,“黄雀儿”“金雀儿”“雀儿豆”中的“雀儿”虽然应儿化,但要读成quer4而不宜读成qiaor3。
  普通话中的轻声有三种情况,一种是某些助词、后缀只有轻声的读音,如“地”“了”“吗”“啊”“子”“头”等(但这些字往往是多音多义字,除做助词、后缀外,在表示其他意义时,通常都有声调),一种是某些只用来记写多音节语素(多半是双音节语素)的最末音节的字只有轻声的读音,如苜蓿、榅桲等(这些字原本是有文读的,只是在普通话口语中不用而已),一种是某些字通常不轻读,但出现在某些多音节词(多半也是双音节词)的最末时,习惯要轻读,如慈姑、芫荽等。
  在植物中文名中,“子”和“头”是两个较常见的名词后缀,但这两个字又可作实义词,而且在植物中文名更多见。具体来说,在含“子”的11个科名、104个属名中,就有9个科名、63个属名中的“子”是实义词,不能轻读,如裸子蕨、使君子、九子母、莲子草、棋子豆等。这些做实义词的“子”多是“种子”或“孢子”的简称(有时实际指的是果实)。大部分这样的做实义词的“子”是易于识别的,但也有一些名字中的“子”可能容易被误当成名词后缀,而在口语误读为轻声,兹举十例辨析:
  (1)诃子属Terminalia(使君子科):此名为音译,“子”是音译字。
  (2)乱子草属Muhlenbergia(禾本科):“乱子”指其颖果上宿存的芒长而相互交织,看上去比较凌乱,不是口语中的“祸事;纠纷”之意。
  (3)菟丝子属Cuscuta(旋花科):此名本为中药名,因其原植物的药用部分为种子,故名。
  (4)鸦胆子属Brucea(苦木科):同上,药用部分为种子,苦如鸦胆,故名。“胆子”在这里不是“胆量”之意。
  (5)天蓬子属Atropanthe(茄科):该属植物的花萼在果期宿存,罩于果外,似斗蓬,故名。“子”在这里实际上指的是其果实。
  (6)珠子木属Phyllanthodendron(大戟科):“珠子”指其果实(不是种子)近球形,像珍珠,不是“珍珠”之意。
  (7)麦珠子属Alphitonia(鼠李科):同上,“珠子”指其果实(不是种子)为球形。
  (8)韶子属Nephelium(无患子科):韶子N. chryseum的种子的假种皮可食,韶为“美好”之意,是赞美之辞。
  (9)假韶子属Paranephelium(无患子科):为上名的衍生名。
  (10)瘤子草属Nelsonia(爵床科),“瘤子”指其种子上有瘤状小突起。
  其余“子”做名词后缀的两个科名是:山柚子科Opiliaceae、眼子菜科Potamogetonaceae;属名有41个,如下(按音序排列,个别名称略作说明):
  (1)豹子花属Nomocharis(百合科);
  (2)茶藨子属Ribes(虎耳草科);
  (3)钗子股属Luisia(兰科),“钗子”是旧时妇女的一种头饰,由两股簪子合成,在此名中形容该属植物叶为细长圆柱形,似簪子;
  (4)大叶子属Astilboides(虎耳草科);
  (5)拂子茅属Calamagrostis(禾本科),“拂子”即拂尘,状其多柔毛的花序似拂尘;
  (6)葛缕子属Carum(伞形科);
  (7)盒子草属Actinostemma(葫芦科);
  (8)胡枝子属Lespedeza(豆科);
  (9)虎榛子属Ostryopsis(桦木科);
  (10)金叶子属Craibiodendron(杜鹃花科);
  (11)[艹/杭]子梢属Campylotropis(豆科);
  (12)帘子藤属Pottsia(夹竹桃科),《植物志》载:帘子藤P. laxiflora“果实长而细,且数量多,下垂有如门帘,故广西十万大山居民称之为‘帘子藤’”;
  (13)铃子香属Chelonopsis(唇形科);
  (14)蚂蚱腿子属Myripnois(菊科);
  (15)蒙蒿子属Anaxagorea(番荔枝科);
  (16)木姜子属Litsea(樟科);
  (17)奶子藤属Bousigonia(夹竹桃科),指该属植物茎有白色乳汁;
  (18)纽子花属Vallaris(夹竹桃科),“纽子”即纽扣;
  (19)山茄子属Brachybotrys(紫草科);
  (20)山檨子属Buchanania(漆树科);
  (21)山柚子属Opilia(山柚子科);
  (22)蛇婆子属Waltheria(梧桐科),“婆子”方言为“妻子”之意,蛇婆子W. indica为蔓状半灌木,常在地面匍匐生长,故有此名;
  (23)酸藤子属Embelia(紫金牛科);
  (24)梭子果属Eberhardtia(山榄科),指其果实形似梭子;
  (25)铁筷子属Helleborus(毛茛科);
  (26)莛子藨属Triosteum(忍冬科),莛子藨T. pinnatifidum在开花时,茎顶生分枝1对,高达60厘米,“莛子”指的就是这1对分枝;
  (27)蚊子草属Filipendula(蔷薇科);
  (28)响盒子属Hura(大戟科);
  (29)蝎子草属Girardinia(荨麻科);
  (30)新木姜子属Neolitsea(樟科);
  (31)悬钩子属Rubus(蔷薇科);
  (32)栒子属Cotoneaster(蔷薇科);
  (33)眼子菜属Potamogeton(眼子菜科);
  (34)羊胡子草属Eriophorum(莎草科);
  (35)椰子属Cocos(棕榈科);
  (36)叶子花属Bougainvillea(紫茉莉科);
  (37)蝇子草属Silene(石竹科);
  (38)栀子属Gardenia(茜草科);
  (39)栀子皮属Itoa(大风子科);
  (40)竹叶子属Streptolirion(鸭跖草科);
  (41)砖子苗属Mariscus(莎草科),其坚果三棱形,形不似砖,故“子”不太可能是指果实,但有可能是粤方言或闽方言字“仔”的误写。在未考证清楚之前,权作名词后缀看待。
  在有“头”字的29个属名中,更是有28个都不能轻读,只有石头花属Gypsophila(石竹科)一名中的“头”应轻读。蓝刺头属Echinops(菊科)中的“头”,有人也轻读,这属于土话,不宜作为规范。
  上述轻声的第二种情况是某些只用来记写多音节语素(多半是双音节语素)的最末音节的字只有轻声的读音。这类字在科中文名中不存在,在属中文名中,也只有三个字如此,即蓿(白读xu轻声,文读su4)、桲(白读po轻声,文读bo2)、卜(繁体为“蔔”,白读bo轻声,文读bo2)。需要注意的是,前二个字的文白读声母也是不同的。含有这三个字的属中文名有以下6个:
  (1)苜蓿属Medicago(豆科);
  (2)墨苜蓿属Richardia(茜草科);
  (3)榅桲属Cydonia(蔷薇科);
  (4)萝卜属Raphanus(十字花科);
  (5)胡萝卜属Daucus(伞形科);
  (6)树萝卜属Agapetes(杜鹃花科)。
  至于某些多音节词的最末音节读轻声的情况,则无明显规律可言,只能是约定俗成,而且有的词轻读不轻读均可,不过一般来说,这种需要轻读最末音节的多音节词都是在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的词,所以数目并不多。现根据《现汉》的注音,将科属中文名中的这种情况分析如下。
  一般应轻读最末音节的词有:
  (1)棒槌:见于棒槌瓜属Neoalsomitra(葫芦科)。
  (2)扁担:见于扁担杆属Grewia(椴树科)。
  (3)薄荷:见于薄荷属Mentha和美国薄荷属Monarda(均为唇形科)二名。
  (4)慈姑:见于慈姑属Sagittaria(泽泻科)和山慈姑属Iphigenia(百合科)二名。
  (5)豆腐:见于豆腐柴属Premna(马鞭草科)。
  (6)风筝:见于风筝果属Hiptage(金虎尾科)。
  (7)甘蔗:见于甘蔗属Saccharum(禾本科)。
  (8)高粱:见于高粱属Sorghum(禾本科)。
  (9)核桃:见于喙核桃属Annamocarya和山核桃属Carya(均为胡桃科)二名。但胡桃的“桃”字不轻读。
  (10)和尚:见于和尚菜属Adenocaulon(菊科)。
  (11)葫芦:见于葫芦科Lagenariaceae、葫芦属Lagenaria(葫芦科)、葫芦茶属Tadehagi(豆科)和葫芦树属Crescentia(紫葳科)四名。
  (12)口袋:见于米口袋属Gueldenstaedtia(豆科)。
  (13)铃铛:见于铃铛刺属Halimodendron(豆科)。
  (14)骆驼:见于骆驼刺属Alhagi(豆科)和骆驼蓬属Peganum(蒺藜科)二名。
  (15)玫瑰:见于玫瑰木属Rhodamnia(桃金娘科)和玫瑰树属Ochrosia(夹竹桃科)二名。
  (16)牡丹:见于野牡丹科Melastomataceae、荷包牡丹属Dicentra(罂粟科)、牡丹草属Gymnospermium(小檗科)、藤牡丹属Diplectria和野牡丹属Melastoma(均为野牡丹科)五名。
  (17)木樨:见于木樨科Oleaceae、木樨草科Resedaceae、草木樨属Melilotus(豆科)、木樨属Osmanthus、木樨榄属Olea(均为木樨科)和木樨草属Reseda(木樨草科)六名。但川樨草属Oligomeris(木樨草科)中的“樨”字不轻读。
  (18)芍药:见于芍药属Paeonia,《植物志》上此属归于毛茛科。若独立为芍药科Paeoniaceae,则这一科名中的“药”字也应轻读。
  (19)石榴:见于石榴科Punicaceae、番石榴属Psidium(桃金娘科)、山石榴属Catunaregam(茜草科)和石榴属Punica(石榴科)四名。
  (20)芫荽:见于山芫荽属Cotula(菊科)和芫荽属Coriandrum(伞形科)二中。但胡荽的“荽”字不轻读。
  (21)芝麻:见于野芝麻属Lamium、假野芝麻属Paralamium、小野芝麻属Galeobdolon、异野芝麻属Heterolamium(四者均为唇形科)、山芝麻属Helicteres(梧桐科)和芝麻菜属Eruca(十字花科)六中。但胡麻的“麻”字不轻读。
  (22)叠字的情况。婆婆纳属Veronica(玄参科)、假婆婆纳属Stimpsonia(报春花科)、香科科属Teucrium(唇形科)、花花柴属Karelinia(菊科)和盐爪爪属Kalidium(藜科)五名中的第二个叠字应轻读。
  可轻读可不轻读(一般轻读)最末音节的词有:
  (1)荸荠:见于荸荠属Heleocharis(莎草科)。
  (2)茉莉:见于刺茉莉科Salvadoraceae、紫茉莉科Nyctaginaceae、刺茉莉属Azima(刺茉莉科)、茉莉果属Parastyrax、山茉莉属Huodendron(均为安息香科)、山茉莉芹属Oreomyrrhis(伞形科)、山紫茉莉属Oxybaphus和紫茉莉属Mirabilis(均为紫茉莉科)八名。
  (3)冬瓜:见于冬瓜属Benincasa(葫芦科)。
  (4)荷包:见于荷包藤属Adlumia和荷包牡丹属Dicentra(均为罂粟科)二名。对后者,因“包”和“丹”若均轻读,则听上去比较别扭,故其中的“包”字习惯不轻读。
  (5)黄瓜:见于黄瓜属Cucumis(葫芦科)和黄瓜菜属Paraixeris(菊科)二名。
  (6)南瓜:见于南瓜属Cucurbita(葫芦科)。
  (7)枇杷:见于枇杷属Eriobotrya(蔷薇科)。
  (8)葡萄:见于葡萄科Vitaceae、葡萄属Vitis和蛇葡萄属Ampelopsis(均为葡萄科)三名。
  (9)尿泡:见于马尿泡属Przewalskia(茄科)。
  (10)莴苣:见于山莴苣属Lagedium、莴苣属Lactuca和细莴苣属Stenoseris(三者均为菊科)三名。
  (11)蜈蚣:见于水蜈蚣属Kyllinga(莎草科)和蜈蚣草属Eremochloa(禾本科)二名。
  (12)西瓜:见于西瓜属Citrullus(葫芦科)。
  (13)樱桃:见于番樱桃属Eugenia(桃金娘科)。
  最后要说明的是,某些在北京方言中轻读的词,在普通话中不轻读。如“茴香”和“檵木”,北京方言习惯轻读第二字,但《现汉》注音为hui2 xiang1和ji4 mu4。总之,只要是上述未列举的名称,一般就不宜再轻读。
附:科属中文名中的同音名称
  和重名不同,同音名称不属于必须纠正的情况,因为语音总是在不断演变中的,过去的同音,将来可能变得不同音,过去的不同音,将来也可能变得同音;而且在普通话中的同音,到方言中就不一定同音,反之亦然。
  但是,找出植物中文名中的同音名称,还是有意义的。比如对于等级较高、数目较少的类群,应尽量做到无同音名称。像《植物志》科中文名中桤叶树科Clethraceae和七叶树科Hippocastanaceae同音(这也是科中文名中唯一一对同音名称),有时就会引起混淆。如果前者使用别名“山柳科”作为中文正名,就可以避免这种混淆(虽然这样一来,杨柳科植物山柳Salix pseudotangii也要改名,但这个代价显然是值得的)。
  又如《植物志》上的瓶尔小草科Ophioglossaceae,有的蕨类学家以名字太长、体现不出是蕨类植物为由,建议改为“箭蕨科”,但这样就与剑蕨科Loxogrammaceae同音,因此笔者认为是不合适的。
  《植物志》属中文名中,也有17对同音,有的还是同一科中的两个属同音。下面就把这17对属名列在下面(按音序排列),作为本文的结束。
  (1)带唇兰属Tainia和袋唇兰属Hylophila(均为兰科);
  (2)风箱树属Cephalanthus(茜草科)和枫香树属Liquidambar(金缕梅科);
  (3)核果木属Drypetes(大戟科)和合果木属Paramichelia(木兰科);
  (4)荠属Capsella(十字花科)和蓟属Cirsium(菊科);
  (5)蕉木属Oncodostigma(番荔枝科)和胶木属Palaquium(山榄科);
  (6)节毛蕨属Lastreopsis(叉蕨科)和睫毛蕨属Pleurosoriopsis(睫毛蕨科);
  (7)金唇兰属Chrysoglossum和巾唇兰属Pennilabium(均为兰科);
  (8)藜属Chenopodium(藜科)和梨属Pyrus(蔷薇科);
  (9)栗属Castanea和栎属Quercus(均为壳斗科);
  (10)马蓝属Pteracanthus(爵床科)和马兰属Kalimeris(菊科);
  (11)木兰属Magnolia(木兰科)和木蓝属Indigofera(豆科);
  (12)葡萄属Vitis(葡萄科)和蒲桃属Syzygium(桃金娘科);
  (13)桤叶树属Clethra(桤叶树科)和七叶树属Aesculus(七叶树科);
  (14)石蕨属Saxiglossum(水龙骨科)和实蕨属Bolbitis(实蕨科);
  (15)异药花属Fordiophyton和翼药花属Pternandra(均为野牡丹科);
  (16)鱼藤属Derris(豆科)和俞藤属Yua(葡萄科);
  (17)紫荆属Cercis(豆科)和紫茎属Stewartia(山茶科)。

(全文完)
2006.12.17初稿
分享 转发
TOP

刘夙的博客中有更新的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16002517_3_1.html
TOP